德甲

逍遥小邪仙 第344章:血隐

2019-10-12 20:25:2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逍遥小邪仙 第344章:血隐

那名王家请来的神秘血衣人,神色倨傲的站在院中,虽然一动不动,但他身上透出的那种带着浓浓血腥气息的杀机,却笼罩了整个海家大院,令现场所有强者为之心悸。▲∴▲∴diǎn▲∴xiǎo▲∴説,

血衣人进入海家大院后,神念释放出去,立即便看到了海家的两位太上长老陪着一个青衫少年从一座大殿中走出。

令血衣人感到惊讶的是,海家的两位太上长老,明明被自己重创,就算有疗伤灵丹,没有十天半月也难以恢复,可是这才过了一天,两人居然就已经痊愈,实在出乎他的预料。

当血衣人的目光落在那青衫少年身上时,眉头紧蹙,瞳孔微微收缩。

那少年身材挺拔,丰神俊朗,表面看起来,似是个不通武道的普通百姓,可血衣人却知道他绝不像表面看起来这么简单,否则海家的两位太上长老

,又岂会在他的左右两侧相陪,而且还是一副如此恭敬模样?

虽然那少年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但血衣人却凛然惧,就算对方真是一位隐匿了实力的强者,他也有底牌在手,交起手来,真要是不敌,大可一走了之。

“挡我者,死!”

血衣人看到海家众强者挡在身前,越聚越多,沉喝声中,大步向前。

海家众强者虽然没有贪生畏死之辈,但在血衣人的步步威压下,却不得不一步步后退,有些实力稍弱的,已经被那威压冲击的脸色苍白,口喷鲜血。

“狗贼,欺人太甚!”

海群山大喝一声,手中剑形灵器向前急刺而出。一缕细长而锋锐的剑芒,仿佛破开了虚空,向着血衣人刺去。

毕竟是朝阳境巅峰强者,海群山这一刺倾尽力,剑芒破空时,带着“咻咻”的尖锐厉啸。仿佛具有洞穿一切的威力,对面的王家众人,除了那血衣人之外,其他都变色。

“雕虫xiǎo技!”

血衣人冷哼一声,左手抬起,拂出一道真元,轻而易举的便化去了那道激刺而来的剑芒,真元余力不衰,“嘭”的轰击在海群山胸口。

海群山身形倒飞。口中鲜血狂喷,胸口一带的衣服已经完破碎,露出血肉模糊、微微凹陷的胸膛,显然胸骨断了不少。

他轻描淡写,随意一击,便重创了海家家主,海家其他众强者,不为之惊骇。而王家众强者,却是发出了一声欢呼。

“群山!”

随着愤怒的惊呼声。两道身影电射而至,一人到了海群山的面前,蹲下身把一颗愈伤丹塞到海群山口中,另一人双拳卷起漫天狂澜,怒吼声中,向着血衣人猛攻过去。浑厚磅礴的真元之力,如海滔汹涌,巨浪拍岸。

“大太上长老!二太上长老!”

看到激射而来的两道身影,现场的海家众人又惊又喜,大叫出声。同时心里暗暗纳闷,两位太上长老一天前被那血衣人重创,宣布闭关疗伤,怎么今天就安然恙了?

众人之中,只有那个引领叶洛进入太上长老大殿的海成,心里隐隐明白这一定和叶洛有关。

向血衣人发起疯狂攻击的,正是海国兴。

海群山不但是海家现任家主,也是他唯一爱子,看到爱子受创,他自然怒火满腔,明知不是血衣人对手,也毫不畏惧的冲了上去。

初入烈阳境与烈阳境中期,虽然只是一个xiǎo境界的差距,但实力上的差距却仿佛一道巨大鸿沟,尽管海国兴真元澎湃,攻势如潮,但对血衣人来説,根本不足虑,他只是大袖一挥,海国兴轰出的所有真元,便都消散于形。

海国盛让海群山吞服了愈伤丹之后,立即掠到海国兴身侧,两人并肩站立,准备联手抗敌。

“两个老家伙,上次饶了你们,这次便要你们的命!”

血衣人目光从海国兴、海兴盛身上扫过,森冷如冰,他一身血衣突然风鼓荡起来,气息骤然提升,一时间整个海家大院,被加倍浓郁的血腥气息笼罩,闻之令人作呕。

“血元爪!”

血衣人轻喝声中,右臂疾伸,一只丈长的血色大手,带着漫天血雾,向海国兴、海国盛两人抓去。

那血色大手,瞬息而至,到达海国兴、海国盛两人的头dǐng,两人只觉身体仿佛被一股形的力量紧紧束缚住,一切的动作和反应能力,都变得迟缓起来,不由勃然变色,只能眼睁睁看着那血色大手凌空抓下。

一道青色身影,自远处掠来,站到海国兴、海国盛两人身前,他微微抬头,看了一眼那只落下的血色大手,嘴角微微牵扯了一下,流露出一丝不屑笑意。

“叶前辈xiǎo心!”

看到叶洛突然挡在身前,对那只恐怖的血色大手恍若未见,海国兴、海国盛两人一颗心顿时高高提起,同时惊呼出声。

虽然他们猜想叶洛的实力可能也是烈阳境中期,但血衣人同样也是,面对同等境界的强者,叶洛如此托大,説不定就会吃亏。

血色大手当头落下,距离头dǐng还有一丈之时,叶洛右手屈指向上一,那血色大手颤了一下,然后轰然一声,竟烟消云散。

“你是血影门的人?”

叶洛击溃那只血色大手,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目光紧盯在血衣人身上,冷然问道。

“你又是何人?”

那血衣人不答反问,却等于是默认,同时他的心中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

刚才那一式血元爪,血衣人已经用出五成实力,自信能够轻易将海家两名太上长老在掌中捏碎,谁知眼前这个青衫少年,居然只是随手出一缕真元,便化解了自己的血元爪,他的实力,比自己绝对只强不弱。

“我?”叶洛呵呵一笑,道:“我杀过你们血影门的三个弟子,分别叫血煞、血屠、血怒,估计已经上了你们血影门的黑名单!”

血衣人双眼陡然一瞪,目中精芒暴射,指着叶洛道:“原来是你!你叫叶洛?”

叶洛diǎn头道:“没错,我就是叶洛。看你实力不弱,在血影门中的地位应该不低吧?遇上我,算你倒霉!自从你们血影门招惹上我,我便发誓见一个杀一个!”

“狂妄xiǎo辈!今日你犯到我血隐手里,也是你倒霉!”

血隐恨恨看着叶洛,心中惊怒交集。

就是这个叶洛,此前接连杀了他们血影门三名弟子,已被血影门列为必杀的对象之一,只是情报上説,这叶洛的实力可能介于朝阳境巅峰与初入烈阳境之间,可现在看来,他的真正实力,似乎要比情报上所説的强上许多。

不过就算叶洛的实力超过自己,是烈阳境巅峰期,血隐有强大底牌在手,也是虽惊不惧,

“血隐前辈,现在怎么办?”

王家家主王冲见叶洛强大如厮,竟轻易化解了血隐的血元爪攻击,心里不由开始打鼓,担心血隐不是叶洛对手,一旦血隐被杀或者败走,王家现在占据着绝对优势的大好局面,便会立即逆转,到时候海家恐怕一样容不得王家留在海王城。

可恶的海家,他们从哪里请来的这等强援?又耗了多少修炼资源才请得动这等强者?

“怎么办?”血隐咧嘴一笑,森然道:“当然是杀!王家主,我来对付那叶洛,海家的强者,就交给你们王家了!等我杀了那xiǎo子,会助你们一臂之力!今日一举灭掉海家,海王城就是你们王家的!”

“好!”

王冲咬了咬牙,反正现在海家和王家已经彻底撕破了脸,成了不死不休的对手,论结果如何,都只有一拼。

王冲立即发出讯号,召集海家两名太上长老以及所有强者前来。

他讯号这边刚刚发出,便有上千王家强者,驾驭神虹从海王城各处向这边飞来,从地面和天空,将海家团团包围。

王家此前突然对海家动手,致使海家不少强者被杀,因此在人数对比上,海家处于绝对劣势,基本上就是二对一的局面,不过海家数百强者,都知道今日这一战关系着海家的生死存亡,个个同仇敌忾,抱着必死之心。

海国兴、海国盛两人,也知道这一战的重要性,站到了叶洛左右两侧,和血隐以及刚刚赶到的王家两名太上长老对峙,就连身受重创的海家家主海群山,也顾不得疗伤,目如喷火的站起,准备迎战。

“叶洛,你若自杀,我留你个尸!否则我让你形神俱灭,尸骨存!”

血隐説着,右手虚空一握,一把九环血色巨刀出现在他手掌中,刀身似隐隐有鲜血流动,反射出耀眼血芒。

“高阶上品灵器!”

海国兴和海国盛看到血隐手中的九环血色巨刀,感受着那把刀的强烈真元波动,同时惊呼出声。

“不错,你们还有diǎn眼光,这确实是一把高阶上品灵器!”

血隐手抚巨刀,得意洋洋的道:“这把刀,原是我血影门一位初入夕阳境前辈所用,不过如今那位前辈已经晋阶夕阳境中期,便把此刀赠与我使用。今日,我就用此刀,斩杀叶洛xiǎo儿!”(未完待续。。)

朔州牛皮癣治疗方法
白山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吉首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朔州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白山治疗睾丸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