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新京报韦迪小传中新网

2018-11-09 18:09: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新京报:韦迪小传 ——中新

近两月来足坛新政事,几无一不与韦迪有关。

笔者于足坛稍有所见,不敢隐讳,意不在今人,在来者也。

韦迪者,生于一九五四年,辽宁丹东人氏也。

一九七九年于沈阳体院攻读硕士学位。

一九九一年任沈阳体院院长;二零零一年任体育总局水上管理中心主任;二零一零年一月任足管中心主任。

今中国俗论家,往往以二零零四年奥运水上运动获一金一银、二零零八年获三金一银一铜,为韦迪功;以倡导并力主推行国奥打中超、国青打中甲、国少打中乙,为韦迪过。

吾以为此,功过两者皆失其当也。

欧美人成奥运冠军前,有于都市蜗居者,盖因一人之力有限。

吾国之奥运冠军,供养之财力,源于一国之纳税人,是谓举国体制也。

夫水上中心两届奥运成绩之突破,全赖后顾无忧也。

此功,若韦迪独居之,则为举国之纳税人寒心矣。

若夫吾人积愤于职业联赛,痛恨于国字号提案,而以怨毒集于韦迪之一身,其事固非无因,曩者,韦丹东是中国特殊之国情,非五大联赛之经验,徒留笑柄尔。

然苟易地思之,替之以任一干满四载即告老之官员,不变政绩之初衷,则其所措置,果能有以优胜于韦迪乎? 故吾所论韦迪之功过于中国足球者,正别有在。

西哲有恒言曰,时势造英雄,英雄亦造时势。

天下之大,古今之久,何在而无时势?譬若今之联赛不纯,距职业尤远,而无一人出,行革故鼎新之举。

此吾中国足球,所以陈陈相因,而终不能放一异彩,以震耀世界也。

行文至此,而感不绝余心矣。

韦迪不识职业足球之原理,不懂世界绿茵之大势。

当二十一世纪职业化风行之世,而惟弥缝补苴,偷国字号一时小成之功。

虽然,此亦何足深责。

彼韦迪,固非能顺应时势者也。

凡人生于一社会之中,每为其周遭之思想、过去之传统、个人之阅历所困,而不能自拔。

先彼而生、并彼而生者,能掀足球之改革、促足球之进步者寡矣,止于如是,固不能为韦迪一人咎也。

固吾曰,吾敬韦迪之胆魄,吾惜韦迪之见识,吾悲韦迪之所为。

但此后有袭韦而起者乎?其时势既已一变,则其所以为英雄者亦自一变,其勿复以吾之所以恕韦者而自恕也。

(文仿梁启超之《李鸿章传》) □艾国永(本报体育评论员)高温津贴数年未涨 尴尬了谁直隶巴人的原贴: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