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觅天途 第五十一章 危机

2019-10-12 17:28: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觅天途 第五十一章 危机

青年小伙瞥见他这般动作,气得双目圆瞪,小嘴微微轻鼓,恼火这人好不懂礼数。随即,又暗暗转头看向身后不远处一名明显上了年纪的老者。

老者穿着简朴,动作间活像一名禾田农夫,赫然便是那位来历明显不凡的苏爷爷。而这名模样“可爱”的青年,不用说就是欣儿小姑娘无疑了。

两人至几天前就再次下了山,直奔默营坡而来,却不料韩默一点当老大的样子都没有,成天都见不到人影。苦闷等了几天之后,才赶上了这次难得的劫山事件,毫不犹豫地报名跟来了。只不过,欣儿似乎伴角色玩上了瘾,面孔处套了一张平凡青年的假面,将大好的娇容生生掩盖。

苏老与她相处甚久,对其心思自然洞悉透彻。老脸无奈一笑,暗暗叫苦,这副打扮这个动作,别说是那小子了,就连爷爷我都有点受不了。

不提几人的复杂思想

,就在众人几乎按耐不住的时刻,远处总算是慢慢呈现出一路镖队人马。

这支“羊羔”的战力非常明确,仅仅三十来人,三辆四轮马车,其中两辆载人,一辆载物。

乘载的人物不明,货物是两口木箱。周围三十来名护卫,其中人境武修十名,地境三品武修一名,是否有高等肉身境者无法辨别。

综合来说,可从表面上判断这只队伍属于“任人宰割型”。

“终于来了吗?哼,其他人都趴好,二部小队准备……等等!”韩默眯着双眼,冷静吩咐。然而还未等他一句话完,脸色骤然大变。

“怎么回事?婆婆,出现什么问题了吗?”韩默单手捂着胸口,心中急切询问道。

至从镖队当中一辆载人马车进入他的视线起,胸口处的鸣凤玉佩居然突兀颤抖起来,不知道出了什么状况。鸣凤玉多次救他于水火,乃是他最为关键之物,更成为强者的关键,不得不令他紧张万分。

“老身也不清楚,以前从没有过这种现象。现在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那辆马车之内有人或者事物引起了它的共鸣。小五,无论如何,你一定要劫下来人镖物。这次说不好能解开玉中之迷也不一定。”凤婆婆皱眉琢磨道。

这种紧要事情,韩默哪会怠慢,待来人走近,立刻将手臂交叉挥动,周围四部小队同时跃出草丛,吼喝中迅速将商队包围。

出发前他就已经做好了各种应急指令,这个动作正是让全部属下一起出动,快刀斩乱麻。众小弟虽然不理解他为何突然变卦,但身形却没有半分迟疑。

然而另人诧异地是,被围上的商队护卫见到他们这种架势竟然没有丝毫慌乱。其中的那名地境护卫瞥了一眼现身的韩默,貌似随意地从衣怀中掏出一只信号直接对天空就拉响起来。

韩默心里咯噔一下:不好!

随着天空中五彩光芒信号闪过,翠灵山涧外围处,骤然响起一阵震天的锣鼓声。

众山贼一惊,举目四望,见到的却不是自家老大安排好的助威队伍,而是一批陌生面孔。粗略计算,这支队伍最起码也有五千以上的人数,而且各个都是长刀架肩,气势蓬勃。

“怎么回事?咱们怎么被反包围了?”

“这是哪来的人马?看他们的气势明显比咱们胜上许多。”

“咱们的大队呢?怎么数千的队伍转眼间就被人换上了?”

……

山涧内,二百多名默营坡好手看着这满山的莫名队伍,无不心中惊悸。

见到这种意外的突变,韩默眉心直跳,心中生起一股不祥的预感。当即安抚了一番躁动的属下,转头眯眼看向四周。

这批队伍来得太过突兀,偷偷摸摸的混上默营坡老巢,又在商队护位的信号下现身,明显是敌非友。

不过此地乃是浮云山脉,绝对可以排除是镖队本身救援队伍的可能。那么只有两种情况,浮云山贼内部有人抢镖或者是勾通了外人。

前一种情况还好说,仅仅损失这次的镖银而已。虽然第一次组织劫镖就半途夭折的事确实令人心里不爽,但一切还是要以大局为重,弱势的时候忍忍也就过去了,大不了以后报复回来。再说他韩默也不差那两个钱,成不CD无所谓。唯独让他揪心的只有刚刚镖车接近时,能够引起鸣凤玉佩本能反应的莫名之物。

可若是后一种情况,那就危险了。有极大可能是准备争对默营坡下手,甚至在直接点,就是冲着他这个坡主老大来的。

如今形势敌众我寡,就算对方明目张胆的破坏山寨规定,韩默也不得不先弄清楚具体情况。

单单对方能在他们毫无察觉之下,俘虏冯铁匠所带领的数千人马,就足以明白来敌势力之大。也许在这种情况下,韩默想跑路非常简单,但这一跑,他所领的默营坡也算彻底完了。

就在韩默思索间,耳边顿时响起一阵狂傲笑声。

“哈哈……不知下方默营坡坡主何在?田某久闻大名,却未能一见,今天特地专程前来拜山的。”

话音落地,只见山涧外围着的敌群中一阵骚动,纷纷向两侧移开。数息之后,两位头领模样的人物至人群之中踏步上前。左侧乃一名方脸细眼的中年人,而其身后所跟则是一副白净瓜子脸的青年。

见到青年面容,韩默瞳孔一缩:“是他!”

这名青年模样俊俏,嘴边总是有意无意的挂着些许轻笑,竟是在封顶大会上与韩默产生矛盾过的莫名内元高手。

这种场面的出现,对方明显没有半分拜山的样子。就算韩默再怎么迟钝也明白自己中了对方的算计。

“在下便是韩默,敢问这位是……”韩默面向来人,平静开口道。

白净青年双眼寒光闪烁,冷冷一笑道:“小子,我来给你介绍介绍吧。这位乃是你们浮云山寨的田豁大人。”

“田豁?”韩默一时间还真想不出哪儿听说过这个名字。

然而他没有反应过来,身后的默营坡山贼群中却是炸开了锅。

“竟然是第二连环将岭的田老大!”

“这将岭寨的人来干嘛?难道他们还要抢我们默营坡的生意?”

“不可能,你们没看到是这商队给他们放的信号吗?摆明了是算计咱们的事。”

“完了,今天看来凶多吉少了。”

……

这将岭寨虽然比默营坡仅仅高上一级,但两者的队伍实力绝对不可同日而语。如果说营坡中的山贼们都是从各个山沟内选拔的好手,那将岭寨的就是从营坡中挑选的精英。

根据营坡多达七十二处,将岭不过六处的现状,就能明显看出差距,一级的地位绝对能压死人。

此时众山贼根本就生不出多少反抗的心思。

韩默眼中扫视着四周的动向,然而更多的心思却放在了镖队中的马车之上。心中猜测一一电闪,对方算计自己,为什么会牵引到鸣凤玉上?若说是自己的秘密透漏,那绝对是无稽之谈。现在其他都是次要,最重要的是先行查探里面的事物。

另外,那个白净青年青年人也必须注意。这个人他一直到现在都没有看透,实力暂且不说。似乎来头也不小,而且从他说话的方式中明显能感觉到他没把自己归属进浮云山贼中去。

“喂,老大你的情况好象不妙哦。现在还敢走神?”熟悉的声音至他耳边传来,言语间随意自然,似乎并未将当前的严峻形势放在心上,只不过眼神中却对来人透出了几分厌恶。

韩默转头看去,发觉是那名对他没有丝毫敬意的普通青年,随即撇了撇嘴,道:“好象不是我一个人情况不妙吧?”

“呵呵,那可不一定哦。”

果然,此话一出,对面的白净青年已经阴厉开口了。

“下方的众位兄弟们,方才你们田老大已经答应,谁能将这韩默小子头颅奉上,这翠灵山的营坡主便由谁来担任。若是有敢同他一起反抗者,一律格杀。”

“哼,好手段。不过我默营坡的手下真的有人想来杀我吗?”韩默眼神四扫一周,刚刚因为对方挑拨有些蠢蠢欲动的山贼们,纷纷低下自己的头颅。

自家老大那是什么实力,他们比谁都清楚,别说是杀,哪怕是稍稍触碰其身体,就得被反震的粉身碎骨。

“老大,这段日子你对我们默营坡兄弟绝对可以说恩重如山,若是谁敢反你,我鲁言第一个要了他脑袋。”

鲁言从一侧跳将出来,转首看向身边同伴。他的话顿时激醒了营坡贼众,纷纷接连吼声出口。

“对,纵是战死我们也决不低头。”

“不错,至从默老大来之后,众兄弟哪个不是有了梦寐以求的功法可以练,哪个不是天天过着好日子。谁要是敢反老大,咱们大家一起劈了他。”

“哼,谁要杀默老大,先从老子尸体上踏过去再说。”

……

众默营坡山贼,此时似乎已经群情激愤,二百多号人竟一个不少的支持韩默。

“爷爷,我们要不要量出身份?不能让浮云山寨的人自己打自己啊。”扮作青年男子的欣儿转首对自己身后的苏老低语道。

苏老皱眉微微摇了摇头道:“再等等看。”

浮云各山寨虽说都是统一归属大头领管辖,但私下里的强强斗狠上面从来都是睁一只眼睛闭一只眼,这也算是培养贼众们匪气的一个办法,没有了那股子狠劲,那山贼还算山贼吗?只怕这贼寇的日子也过到头了吧。

此时,山涧外围的将岭人马已经慢慢逼近,两名首领人物见到众山贼的反应同样有些诧异。

白净青年眼中寒光一闪,建议道:“田头领,既然这些人不识好歹,那你就直接给他们个了断得了。”

“廖旭,你果然是够狠的。这次田某已经冒了大风险,没想到你还要我杀这所有人?若是被帅峰以上的人知道,只怕我的日子不会好过。当然,如果你的承诺能属实,那……”田豁抹了抹下巴,半是抱怨半是威胁地道。

被称为廖旭的人自然便是那白净青年。听闻此言,他嘴角微微一撇,道:“难不成田头领还信不过廖某?东西这不是已经让人护送过来了。若非你犹犹豫豫,他们也不会一直等到现在,只怕宝贝早就搁在田头领你的寨子里了。”

“哈哈,田某也不过是罗嗦两句,这个世界我田豁不相信谁都可以,难道还敢不相信兄弟你吗?”田豁尴尬一笑,转而开口道:“好,既然廖兄弟你肯下本钱,今天这默营坡的小子就算是死定了。”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看病如何
北京熙仁医院在线询问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收费贵不贵
北京熙仁医院qq在线
天津河西圣安医院能用医保卡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