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阴阳冰蛊师 第六十一章 毒!

2019-10-12 23:41:0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阴阳冰蛊师 第六十一章 毒!

“不行!转院不行!”张亚丽断然拒绝。

她继续说道:“从庆城到省城两个小时的车程,一路颠簸对病人的病情不利。

省城最好的医院就是医大,我们把医大医院的专家和教授请到这里来会诊。这样,有利于病人病情的控制。医生,你觉得可以吗?”

医生狐疑地问道:“这样自然是最好的选择。只是,医大医院的专家会来吗?”

“这件事,我来安排!”说着,张亚丽马上给医科大学的党委书记和医大医院的院长,分别通了,在一番叔叔、大爷的恳求后,搞定了医大医院的专家团。

随后,她又跟助理打安排车辆等等事情。

下午,由省城医科大学和医大医院组成的专家团一行六人,乘坐着百年集团提供的别克GL8商务车来到了庆城人民医院。

其实,这六位包含了中医和西医各领域的专家团成员心里都有些不高兴,他们都认为这是领导的小题大做,请六位专家给一名患者会诊,这就是滑天下之大稽的事情。

但当专家们在主任办公室听取了主治医师的病人情况报告,看了楚笑天核磁共振、CT等等检查化验结果,并到重症监护室对病人的病情进行详细的检查以后,专家团所有成员全都面面相觑,束手无策!

傻了!

大家都没见到过这样的病例呀!

病人频临死亡,但各项生理指标还都正常,就是体温在不断下降。

这种病例,专家们不仅没见过,听都没有听说过呀!

主任办公室里,专家团的六位专家和人民医院的主治医师,都围坐在办公桌前,所有人的眉毛全都拧成了一个疙瘩。

会诊的议题是:楚笑天的病如何诊断?如何治疗?但却没有一位专家发言,会场气氛凝重、沉闷而压抑……

良久,一位六十多岁的中医专家抬起了头,咳嗽了一声。

顿时,大家的目光全都齐刷刷地移到了他是身上。

他缓缓地说道:“病人的这种情况,我好像曾经在一本医学古籍中看到过。具体是哪一本古书,我就记不得了。但是,我清楚地记得古书中对这种情况诊断为——中毒!”

“中毒?是什么毒?什么成分组成?怎么解毒?”楚笑天的主治医师,问出了在场所有专家们心中共同的问题。

中医专家缓缓摇了摇头:“书上说此毒无解!”

既然确诊为中毒,那么应该怎么医治呢?大家又陷入了沉默当中。

最后,专家团的团长,德高望重的医科大学名誉顾问江邦国老先生提出了一个治疗方案:采用西医透析和中医解毒草药、针灸等医疗手段进行保守治疗方案试一试。

果然,采取这种中西医相结合的治疗方案后,当晚楚笑天的体温下降速度明显迟缓,但却没有丝毫回升的迹象。

这个结果,充分验证了中毒诊断的正确,但同时也说明了这种治疗只能延迟时间,而无法解毒。

专家们有调整了几次方案,楚笑天仍然没有好转的迹象。

对于这种情况,专家们也是没有了任何办法。

鉴于这种情况,专家们在三天后将整个病人诊断和治疗情况,向张亚丽、小大夫和董老二做了充分的讲解,预测楚笑天大概还有一个月左右的生命,并坦言相告专家团再留下来也是无能为力、于事无补等等。

然后,他们一行六人乘车返回了省城。

望着专家团乘坐的别克GL8商务车消失在远方

,张亚丽止不住的泪水扑簌簌地流下面颊,泣不成声……

就在这时,沉思着的小大夫说道:“张总,这种病或许我能有办法!”

“你说什么?你有办法?”张亚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努力张大着泪眼朦胧的大眼睛问道。

“嗯,差不多吧!”小大夫沉思着回答道。

张亚丽差点儿没有被小大夫的这个回答气得晕过去,什么叫差不多呀?

小大夫没有注意到张亚丽气急败坏的神色,他继续说道:“我老爹是个中医,他的医术高超,特别是解毒方面,那可是我们十里八村有名的解毒圣手。

有一次,一个农村老娘们儿因为丈夫‘搞破鞋’,一时想不开喝了耗子药,那就是我老爹给就过来的,是不是,董老二?”说着,他以求证的目光看向董老二。

“对、对!不光是这些,还有一个考不上大学的孩子喝了敌敌畏,也是小大夫他老爹给就过来的呢!”董老二一边说,一边拼命点头,唯恐张亚丽不相信似的。

张亚丽被这两个活宝气得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中医专家都束手无策,一个走街串巷的民间郎中顶什么用?

偏偏这些话,还不能对这两个混蛋讲,呆愣了半晌,张亚丽不禁悲从中来,痛哭着跑回了医院。

看着张亚丽痛哭奔跑的背影,小大夫茫然地看着董老二问:“她因为啥哭得这么伤心呢?”

“切!你连这都不懂?她这是想咱们老大了呗!”董老二一脸鄙夷地瞥着小大夫说道。

这还不算完,他又继续说道:“就你这情商,我也是醉了。怪不得你找不到对象!

跟你哥我,学着点儿吧!小子。”董老二的这种做法,明显是想要在小大夫心灵的伤口上,再撒一把咸盐!让他痛上加痛!

但现实令董老二失望万分,小大夫非但没有痛不欲生,反而是带着嘲笑的口吻说道:“你可拉倒吧!也就是你喜欢王丽玲那种纯洁的小女朋友,没品位!

告诉你,老弟,哥哥我早就有了心上人啦!还是非常成熟的熟女,外加淑女!”说着,小大夫趾高气昂地冲着董老二扬了扬下巴。

“是谁呀?这可是大,你这千年的老铁树居然开花啦?还是枯木逢春?”董老二好奇地追问道。

“就不告诉你,我憋死你!”小大夫转头走了。

同时,英语女老师的靓丽身影,闪过了小大夫的心底。

“哎、哎,你干嘛去?等我一会儿,你跟我说说……”董老二心有不甘地追了上去。

济南性病医院排名
宿州妇科医院
北京牛皮癣
济南治疗性病的医院
宿州妇科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