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萌娘星纪 第94章 长洛折服

2019-10-12 17:33:1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萌娘星纪 第94章 长洛折服

陈默转念一想,他正在发愁怎么去地府洞找那天枢石,看眼前的美男子秦少虚收敛了气血,生机,一般人大概只会把他当做无力书生,但陈默却是知道眼前的美男子骨子里藏着一种说不出的气息。

那种气息就算是当初面对雷劫修士温一柳时也不曾有过。

“这没问题,不过要等到会试结束,而且我自己也有一件事要去做。”陈默装作为难。

“什么事?方便说吗?既然你愿意助我,我也理所应当帮你一次。”秦少虚笑了笑,大家都是聪明人,拐弯抹角的话就不要多说了。

“那好,我这次要去幽冥洞窟去找一样东西,恐怕要耽搁一些时间。”陈默道。

“鬼王岭的幽冥洞窟?”秦少虚摸着下巴沉吟,他这样思考的样子有点女人的妩媚,陈默都看愣了会。

“我也正想去那看看。”

“幽冥洞窟?那里很危险吧。”廷南苑才刚刚到了精花初期,她听说幽冥洞窟阴气很深,如果不是将精花圆满的话很容易对武者带来精神上的影响。

“南苑,你就留下来吧,用不了多久。”秦少虚温柔的劝道。

“嗯,舞阳郡主,你去了反而会变得很久。”陈默笑着说。

廷南苑气极,咬着贝齿。

居然敢小看本郡主。

会试的第二天。

放榜之日。

在神武督府外,一个红榜列了出来,一共有一百个人的名字。其中前十名神关优秀者的做题都被完整公布,这也是万寿寺为了扩大影响力而做。

“所有进入红榜的武者明天就可以进入神武督府准备武关。”

督府的主考官大声叫道。

人潮涌动,争相恐后在红榜上寻找自己的名字。不过前十个人的名字最显眼,这十个在神关优秀的武者极有可能成为川州的十名进士去长安参加最后的殿试。

“第一名陈默。”

“是长安府的那个废物公子啊。”

“废物,你眼瞎了吧。”

“我听说在会试神关时,他可是第一个做完题目,当时连喝杯茶的时候都不够。”

“包庇,一定是看长安府的面子才给了第一,可恶。”

于是,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陈默的做题上,他们想看看那个少年到底有什么本事。“这才几十个字,果然是包庇啊。”一个武者撇了一眼便开始嘲笑。

“才做了几十个字就能得到第一,这神武举如此包庇,我们应该告到圣上那去。”武者对着周围的人煽动,试图激起大家的愤意,重新考核。可是这个男人忽然发现气氛一下变得很安静了,所有人注视着红榜,被深深的吸引住了,视线都难以离开。

惊叹的声音很快传染一样在人群里蔓延。

“这对话说的好啊。”

“好一个过几年且看他,此子心性当真可怕,果然不愧是长安府的公子。”

“没错,这等领悟,我是自愧不如。”

“这字也是功底深厚啊,第一众望所归!”

“小小年纪能有这种感悟,我看是有人帮他写的。”

“你难道忘了之前陈默殿下的遭遇吗?我看完全有可能。”

大家一个劲的夸赞,完全无视了武者的煽风点火。那武者张着嘴,震惊的说:“你们是不是眼瞎了,那小子写了几十个字能写出什么东西来。”

“睁大你的狗眼看看,这话岂是一般人能领悟出来的。”

武者被狠狠训斥了一番,脸上一阵青一阵白,讪然一看,这一看,也顿时愣了。

……

长洛一家别院,

宗政英正在院子里练武,少年双臂如翼,辗转腾挪,一拳而出,浩然的拳意充塞了院子,只见一颗大树就被他的拳风震得树叶飘落,树身抖动不停,就是大地也显得不安的颤动起来。

“少爷,红榜出来了。”

一名侍卫来报。

宗政英结束了练武,使着圆润的如意吐纳的心法,这么一来,那一缕真气能流动全身,有助于气花成长,这也是为什么宗政英能在如此二十岁前突破气花境,那是因为他有独特的吐纳法决。

“我排第几?”

“第九。”

宗政英点头,第九这个名字还不错,这次考的什么禅宗题目是以‘平常心’为题,他可是话费了好些功夫才从保家卫国中入手,以军人之姿诠释守卫社稷江山的那颗平常心。当然,由于不是很切题,恐怕万寿寺也不会太喜欢。

对于第九这个名次,宗政英也不在意,能进入武关就行了

“第一是谁?”宗政英随口问道。

侍卫迟疑了。

“嗯?!”宗政英嗯了一声,不满的情绪涌入了出来。

侍卫便诚惶诚恐说:“是长安府的陈默殿下!”

“陈默?他能写出第一的文章?”宗政英愣了愣。

“是的,现在长洛已经在疯传他的题呢。”

“快点抄来我看看。”宗政英急忙说道。

一旁的侍女呈上一张抄好的宣纸。

宗政英铺展开来,就看见了那一句寒山拾得问。

“世间有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骗我,如何处置乎。”

“忍他、让他、避他、由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过几年你且看他。”

宗政英双瞳睁大,一反常态,哈哈大笑。

“好,写的太好了,字字如血,字字珠玑,这第一我佩服。”宗政英仔细看着上面的话,心中最后那点对陈默的傲气和不满毫无预兆就在这‘我’‘他’之间烟消云散。

乍一看似乎很简单的道理,但是以陈默经历来说有足够的说服力。

宗政英深吸了口气,大喝一声:“来人,把这字装裱挂我书房。”

“遵命。”

宗政英抬头看着天空,碧空如洗,无垠无尽,任武者的眼睛如何锐利也无法穿透。他笑了出来;“陈默,你值得我宗政家追随!”

“混账!!!”

陈擎将卷子撕得粉碎,虽然提前一天从父亲那得知了这次神关的结果,可是当看到陈默还是如此轻而易举就能登顶会试第一时,一种不甘心,怒意无法压抑的在胸口要爆开。

“此子真是太厉害了。”赵彦啧啧赞道,就算他也不得不承认陈默写的这话有些分量,甚至可以进入万寿寺的禅师殿堂。

“为什么,为什么就不能阻止他!他到底有什么能耐,我不服气。”陈擎无法接受自己十多年来苦心经营居然被一个小子轻易击溃。

“还是有机会的,陈擎少爷何必担心呢。”赵彦一笑,对陈默通过了会试第一关似乎也不意外。

“赵彦,王爷那边难道还有对策?是不是派其他客卿来杀他?”陈擎问。

“这怎么可能,一个三花武者让雷劫修士全部出动,王爷可不想背负这种耻笑,而且长安府那边也不可能任由王爷下去。”

“那个温长老到底是怎么了?他为什么没有杀了陈默。”

赵彦也很奇怪。

按理说,温一柳杀现在的陈默绰绰有余了,可是之后他反而失踪了,让人搞不清楚头脑,当然王府那边还不会相信陈默有这样的通天本事能杀雷劫修士。

“也许被陈掌天派的人给劫了,总之这一次我们必须更加小心。”

“王爷怎么做?”陈擎怀着最后的希望。

“此次武关,王爷已经派人混入其中,到时只要在武关中杀了陈默一样能阻止他进入殿试。”

“王爷深思熟虑,陈擎佩服。”陈擎一听,松了口气。“但是这次派的人?”

“放心,在武关那个地下迷宫里,陈默就算插了翅膀也飞不出去,而我也会亲自出马。”赵彦微微一笑,神色淡定自如,那表情仿佛在说――由我出马,这小子的幸运到头了啦。

“好,事成之后,陈擎愿为王爷赴汤蹈火。”

“哈哈。”

……

祖宅。

陈默正在和秦少虚喝茶论道,他发现这个美男子挺神秘的,但是拥有着很深的武艺造诣,那种感觉和星将有些相似,于是两人有时间就讨论着前尘,露水姻缘等一些事。

不过关于‘露水姻缘’,秦少虚还是守口如瓶。

陈默却是看出他对廷南苑并无那种爱恋,只是像在疼爱一个妹妹,可是把那种的东西送给舞阳郡主让陈默很奇怪。

在陈默再三追问下,秦少虚这才道出缘由。

原来露水姻缘比较奇怪,是两把兵器,一雌一雄,但是必须分开给两个人保管,其中一人必须情投意合,露水姻缘才会保持光泽,而一旦结合反而会黯淡。秦少虚也是机缘巧合碰到了廷南苑,舞阳郡主的背景和人品都值得他托付其中一把。

铸经上对露水姻缘这段没有太详细记载,但他说的应该不会有错。只是陈默觉得秦少虚还隐瞒了什么,不肯透露。

这时,门外传来了脚步声。

廷南苑匆忙的跑了进来,女孩香汗淋漓,手拿着卷子。“少虚,你猜错了!!!”

“嗯?”秦少虚露出一丝奇怪,“我猜错什么了?”

“你说陈默不可能通过会试第一关。”廷南苑洋洋得意的拿着卷子。

“当然。”秦少虚可以肯定万寿寺那边会使绊子。

“嘿嘿,他过了,而且是红榜第一哦。”廷南苑大声说出来。

“什么?”秦少虚惊讶的看着陈默。

新疆治疗牛皮癣医院
朝阳治疗睾丸炎医院
陇南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新疆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朝阳治疗龟头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