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文革五七干校围湖造田郭小川称比南泥湾垦荒

2019-07-09 12:54:0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核心提示:我问严文井和郭小川:干校现在围湖造田,比起当年你们南泥湾垦荒来怎么样?他们不约而同回答说:当然苦多了!闻之大惊。 本文摘自:文汇读书周报2014年6月6日5版,作者:阎纲,原题为:《阿Q捉虱子算了!算了! 》 诗可以怨 我在干校写了将近廿首诗,有歌颂五七道路宽又长的,有歌颂劳动的艰苦与喜悦的,有观后、读后抒情的,有思念妻子儿女的,也有忧国忧民的,但不少是歌颂错了的为鸣鞭者歌唱,且无诗味。 悼念总理写了两首,臧克家认为还好,后来发表了。 成立学习室,臧克家代为管理,他像小孩儿一样乐。我是他这个领地的常客,也愿意拉他到屋外的坡沿上交谈,他也总是兴致勃勃地播放他那速率极高的山东腔。粉碎四人帮后,他的文章里写道:阎纲常常是头一个进学习室来,末一个离学习室去。 臧克家给毛主席诗词提意见,而且提意见最早,也最多,甚至帮毛主席改诗。这一举动不但震动文坛而且蜚声全国、全世界,诗人的身价大为提升。所以,干校时的臧克家虽然有叛徒之嫌,但在我们的心目中,他是个值得尊敬的大诗人,他也视我们如诗友。 我曾向他请教过多次,特别是韵律方面。他一面要我讲求声韵的优美、起伏、和谐,一面要我自由挥洒不泥古,不受平仄的束缚,不求严律求宽韵,旧瓶装新酒,像绝句又不像绝句,像律诗又不是律诗,只要二四六押平声韵,也可以超过六句,写得长些,中途换韵,总而言之,还是早先的观点:我是一个两面派,旧诗新诗我都爱。取旧诗之精炼,取新诗之自由。 干校每年一次探亲,五一六分子也不例外,但是我不行,让小儿阎力一个人回京探亲下兰州。出发延安座谈会,下车咸宁再加油。三十年来大步走,重整装束又上路。工农兵里多王贵, 愿谱新调信天游。 心里却一直叨叨:李季诚心接受改造,干活像卖命一样,可是抓五一六同样像卖命,下手狠啊!我的心又凉了,不敢多想。

哪个微店平台比较好
小程序有哪些
微信公众号小程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