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神门 第四百三十二章 半圣

2019-12-04 04:26: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门 第四百三十二章 半圣

山凌很想拉住南宫浩问一句你到底要干什么,可他却没办法问出口,因为,南宫浩已经跳了。

连招呼都没有和他打一个。

而接下来,山凌的眼睛也再次瞪圆了。

因为,就在南宫浩跳下去的一瞬间,另外一道人影也从他的眼前闪过,接着,以更快的速度从城墙上跳了下去。

同样是连招呼都没有打……

“刑远国?!”山凌这一次是真的被震住了,他完全没有想到,刑远国也会同样做出这样的举动。

再往后……

他就有些麻木了。

因为,在南宫浩和刑远国跳下去之后,刑清随,还有一个个护龙卫也都纷纷从城墙上跳了下去。

每一个人的眼中,都带着一种无比的坚定。

山凌的目光看着那一个个接二连三,义无反顾般跳下城墙的身影,还有耳边正在回荡着的声音。

“请世子开城门,破山军愿意正面迎战!”

“还请世子相信我们!”

“请开城门!”

一个个的声音在山凌的耳边回荡着,也同样在山雨公主,还有所有南域的将领和士兵们的耳边回荡着。

山凌的表情有些僵硬。

如果是在南宫浩和刑远国跳下去之前,任何人跟他说一句,请开城门,他都一定会直接拿刀把对方给砍了。

可是现在……

他却没有办法抽刀。

不单没有办法抽刀,他甚至都没有办法拒绝开城门的这个请求。

或者说,这已经不是一个请求,而是一个命令,一个大夏无形中对南域施加的命令,让人无法拒绝的命令。

山凌的目光看向了山雨公主,还有周围的将领们和士兵们。

而山雨公主还有将领们以及士兵们的目光同样盯在山凌的身上,一个个的神情中都有着与刚才完全不同的表情。

如果说刚才,南域士兵们的表情更多的是痛苦,忍耐。

那么现在……

就是憋屈,无比的憋屈。

这种憋屈将化为一种力量,一种可以将生死置之不顾的力量,因为,这是一种宁死不屈的尊严。

在南域的土地上。

大夏的军士们却展现出了比他们南域更加强大的战斗意志,那么,作为南域的勇士们,他们如何能忍受?

跳下去!

这确实是一种非常傻的行为。

但正是这样一种看似非常傻的行为,却将所有南域勇士们的心都触动了,让他们的心里同时升起一个相同的念头。

“如果大夏都敢一战,南域如何不敢?!”

“杀!”

“世子,我石尊这辈子也没有受过这种气,我等不及了,现在就先行一步了!”石尊的声音很快的响了起来。

而在响起的时候,他便已经跳下了城墙。

“哈哈哈……等等我!老子今天也丢了这身皮肉,跟这帮魔族拼了!”雷狮在看到石尊跳下后,也立即跟了上去,同时,还发出一阵肆意的笑声。

两大部落的酋长跳了!

在南宫浩和刑远国等人跳下去之后,他们也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甚至,都没有刻意的等着世子的同意。

这倒不是说两大酋长不将山凌放在眼里。

而是他们非常清楚,山凌一定会同意,或者说,如果山凌到现在还看不出南宫浩的目的,那他也不配再作南域世子。

山凌的眼睛在这个时候瞪圆了,里面有着如冰一样的寒意在流动着,就像一股强大的旋风一样。

“开城门!”

“是!”

……

铁丘部落的一战,注定是一场惨烈的厮杀,其惨烈程度远比山雨公主心里预计的还要更加悲壮几分。

山雨公主当然知道南宫浩在做什么。

正是因为知道,她的心里才更加震憾。

士气!

一直都是两军交战的关健,无论是在任何的时候,都占据着至关重要的位置,所有人都知道这一点,

而云轻舞,更是将这一点运用的炉火纯青。

以身挡箭,再亮出实力,最后,一言不发的静立战场。

这一切的举动,无疑都只有一个目的,激励魔兵的士气,让魔兵们明白和看到,云轻舞与他们在一同战斗。

可以说,这几乎是一种无解的战法。

正是因为如此,木将军才会陷入无奈的被动,从战争开始,便一直被魔兵压制,导致南域的士兵损失惨重。

但世事万物都不可能有绝对,再高明的战法,也必然有可以破开的方法,只不过,这种方法却并不是任何人都能想到,或者说能做到的事情。

勇气!

便是破解云轻舞战术的唯一办法。

比数量?无法相抗!

比实力境界?同样无法相抗!

那么,还能比什么?

就只有勇气。

云轻舞用自己的勇士带动了整个魔兵的士气,而大夏要破了云轻舞的勇气,便只有一种方法,就是比云轻舞更有勇气。

狭路相逢勇者胜。

比的就是谁对自己更狠!

“杀!”

铁丘部落的大门在这个时候开启,破山军一马当先的从铁丘部落的大门中冲了出去,如一刀无畏的尖刀一样刺入了魔族的大军之中。

而在破山军之后,无数的南域士兵们也纷纷举起了手中的长矛。

黑色的长矛,混合着城墙上无数如雨的箭矢,朝着魔族的大军卷了过去,就像暴雨一样猛烈。

“杀啊,守卫南域!”山雨公主在铁丘部落城门开启的一瞬间,也纵身从城墙上跃了下去,就像一只充满野性的黑色猎豹一样。

红色的云纹在她的身上浮现,皮肤瞬间变得漆黑,一双匕首反握在手中,刚刚落到地面,人便已经冲入了魔兵的人群之中。

“唰唰唰!”

双手飞速的旋转着,就像一个旋转的收割机一样,血液在空中飞舞,染红了山雨公主那一头乌黑的秀发。

云轻舞的脸色在这一刻终于有了一丝变化。

事实上,在看到刑远国和南宫浩等人出现在铁丘部落的城墙上时,她就大概猜测到计划可能出现的变数。

但是,她还是没有想到,变数会如此之大,如此之快。

她的身后,有着足够强大的力量,十域的都统还有副都统,还有几百精英,几乎全部到齐。

这绝对是足以毁灭一个国家的力量。

可是……

南域同样不弱。

五大酋长,每一个都是轮回境的实力,再加上南域世子,还有刑远国和南宫浩,这股实力绝对不容小视。

特别是刑远国和南域世子山凌还有南宫浩。

前两者的实力几乎都在魔族的十域都统之上,而南宫浩的实力,同样可以与任何一个魔域都统相抗衡。

除此之外,还有护龙卫,还有破山军……

云轻舞当然知道,自己这一方现在依旧占据着优势,可是,要将面前这根“骨头”强行吞下,付出的代价同样不低。

但是,她能退吗?

自然是不可能的。

计划了这么久,布局了这么多,眼看着便可以成功的时候,云轻舞当然不可能就这样随便放弃。

战,死战!

这便是云轻舞的决定。

“十域都统,迎战!”手臂轻轻一挥,从走入战场开始,云轻舞终于第一次开口了,虽然,只有短短的几个字。

“是!”整齐的声音在云轻舞的身后响起,那是从几百名穿着黑色斗蓬的魔族口中发出的声音,但是,其威摄力却比身后的几十万魔兵更加令人心颤。

这是一场混战。

一场由几十名轮回境,还有几百名回光境强者进行的混战,在这样的战场中,到处都是刀光剑影,到处都是气浪飞卷。

那么……

普通的士兵们,又如何能踏入这个战场?

云轻舞的目光注视着这惨烈的战场,神情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一道道剑光朝着她飞舞过来。

但是,她却不退不避,任由着剑光划过,最后,再慢慢的消失。

轮回天道。

只要站在轮回天道之中,她便等同于站在另一方世界之中,即使,周围战火连绵,她所处的位置也绝对是一方净土。

一刻钟过去了。

半个时辰过去了。

一个时辰过去了。

无数的身体倒在了地上,那里面有魔族,同样有南域的士兵,还有破山军,还有护龙卫,鲜血染红了地面,汇成一道道由血液凝聚出来的小溪。

疲惫,侵袭着所有人的精神和身体。

但是……

却并没有一个人停下来。

因为,战斗依旧在继续,那么,他们便不可能停,他们只能咬着牙战斗,或者,闭着眼在战斗中死去。

山凌此刻已经被几名酋长护在中间,身上布满了伤痕,脸色更是无比的惨白,看起来就像是要虚脱了一般,不过,却依旧没有要离开战场的意思。

“报!禀报世子殿下,公主殿下……大……大事不好了,后……后门被破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南域士兵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什么?!后门被破了!怎么可能被破?台庭难道是****的吗?”山凌的脸色一变,那是从苍白变成铁青的神情。

他来的方向是圣山城,那么,他当然是从后门进入铁丘部落的。

所以,他也清楚的知道守卫后门的人是台将军,除此之外,他还知道魔族有五万的魔兵正从圣山城那个方向赶过来。

所以,从始至终,他都没有下令调动后门和两侧大门的一兵一卒。

即使前门的士兵已经死得只剩下不到五千人。

可为了守住从圣山城那过来的五万魔兵的偷袭,他依旧在坚持着,那么,后门又怎么可能这么快被攻破?

山凌有些想不明白。

最主要的是,他在到前门之前曾经对着台将军下达了死命令……

只守不攻。

“就在一刻钟前,后门发现一小股魔兵,台将军因为受前门战况的影响,决定效访世子和与公主的做法,所以就……就下令打开城门,结果……结果,那根本不是一小股魔兵,而是几万魔兵,台将军中了埋伏……”南域士兵一脸惊慌的说道。

“什么一小股魔兵!本世子早就告诉他有五万魔兵会从后门杀过来,台庭现在人在哪里?”山凌一听,也终于怒了。

“台将军中了埋伏后,就……就失踪了……”

“失踪了?翻遍南域本世子也要……快,马上传本世子的命令,左右两侧的军士全力挡住后面的魔兵!”山凌的脸色一变

,他知道现在不是再追究的事情,可是,他真的不甘心啊。

好不容易才死命的守住了前门。

现在……

后门却被破了?

前后夹击,再有勇气也无济于事。

调动左右两侧的守军去抵挡那五万魔兵,已经是最后的办法,可是,这个办法的后果也是绝对惨重的。

“时间,为什么时间过得这么慢!南域……南域,真的要完了吗?”山凌的目光看向天际,那已经渐渐落下的红日,神情中有些无比的凄凉。

……

云轻舞站的位置离山凌并不远,甚至可以说非常的近,那么,她当然能听到山凌和那名南域士兵说的话。

“看来……差不多要结束了,只是,为什么到现在,他还没有到?”云轻舞的嘴唇轻轻的开合着,看起来就像在自言自语一样。

而在云轻舞的身后,此刻还站着一个全身笼罩在黑色斗蓬下的身影。

那个位置,曾经站满了十域都统,副都统和精英们。

只不过……

现在十域的都统已经全部冲上了战场,只剩下这一个身影没有任何的动作,就像是一尊雕像一样站立在云轻舞的身后。

一个时辰的激烈战斗。

战场中的厮杀的惨烈程度几乎可以想象。

但是,却没有一道剑光有向他斩过去的意思,感觉上就像所有的刀和剑都在刻意的绕过这个身影所站立的位置一样。

即使是在战场中纵横穿梭的刑远国,也都时刻的保持着与这个身影的距离。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罩在黑色斗蓬下的身影,是多么恐怖的存在,当然了,没有人知道这个身影来此的真正目的。

保护云轻舞吗?

不!

如果仅仅是如此,有很多魔都可以胜任,根本就无须他亲自跑这一趟,至于威摄?那更加毫无必要。

因为,单单他身后的几十万魔兵,便是最好的威摄。

“太阳都要下山了啊?”

(这段时间人在外面,也经常听到兄弟姐妹们说我说话不算数啦,又是一天一更啦,时间也不太稳定啦,但是,一年只有一次暑假嘛,儿子放假了,总要出去一趟,如果是上本书的兄弟姐妹们,大概应该还记得去年这个时间薪意也在外面,这段时间的更新上确实有些不太稳定,其实也有些无奈,总不可能出到外面还关在酒店里面从早到晚的码字吧?请兄弟姐妹们给我几天假期,谢谢!当然了,这几天还是会有更新的,只是不太稳定,到七月二十八号之后回家就好了,抱歉!)(。)

勃起功能障碍怎么产生的
得了前列腺增生会怎么样
希爱力治疗术后ED效果
勃起功能障碍怎么检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