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我们采访了全球最有钱的基金:软银愿景之后,沙特的钱正瞄准中国

2019-05-17 14:50:5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编辑 洪鹄

春末夏初的北京之旅,是沙特阿拉伯公共投资基金(Public Investment Fund,以下简称PIF)董事总经理Yasir Al-Rumayyan今年对中国的第二次走访,也是他代表该基金在过去两年里第五次到访中国。这支由沙特阿拉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担任主席的大型主权财富基金,在成为大量美国独角兽公司背后的支持者后——无疑正对中国流露出愈来愈浓烈的兴趣。

PIF现在是全球最大主权财富基金之一,目前管理基金规模超过3000亿美元。根据沙特人的计划,到2030年它会扩张到2万亿,成为毋庸置疑的全球第一大主权财富基金。与规模同步放大的,还有它对国际资本市场尤其是科技投资的野心。在2015年之前,PIF仅有2%的资金用于投资境外,绝大部分钱仍流向了沙特本土的基础建设。但到了2016年,它一举向孙正义的软银愿景基金注资450亿美元,不但成为了后者最大的出资方,更令软银愿景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单支基金,其1000亿美金的资本量令所有老牌硅谷风投机构黯然失色。

PIF和它支持的软银愿景基金改变了科技投资的格局。通过向未盈利的头部科技企业进行巨额投资,软银愿景可以让它投资的公司在所在领域迅速形成垄断:在出行领域92.5亿美金投资Uber,成为其最大股东;自动驾驶领域,背书Cruise,挑战行业老大Waymo的地位;芯片领域,软银愿景基金直接向Nvidia投资50亿美金。到目前为止,这支基金已向世界最有前景的科技公司投出750亿美金(中国企业拿到了其中220亿),而2018年美国全年VC融资总额不过为995亿美元。

但两年豪掷之后,“软银模式”和沙特的钱也备受争议。2018年10月,软银股价受到一起沙特政治事件影响暴跌5%。随后召开的沙特未来投资大会(FII),本已确定出席的世界银行行长、Uber、ARM等顶尖科技公司CEO均未到场,来自沙特的钱开始变得烫手。另一方面,沙特巨额资金的涌入,让在抬高了独角兽们身价的同时,也让他们在一级市场变得更加“有市无价”,客观上拉长了硅谷公司们的上市时间。一个典型的例子是,接受软银愿景54亿美金注资的WeWork,估值已高到让其他投资机构望而却步,而巨资养大的超级独角兽们,在IPO之后必然也将面临更艰难的考验。

Uber即将于今晚(美国时间5月10日)上市,如果上市顺利,软银愿景基金将赚回近50亿美元,PIF作为前五大股东也会迎来可观回报。Uber是愿景基金首个IPO的项目,象征着这场豪赌的阶段性胜利。

根据华尔街日报最新消息,软银正在筹备第二支规模同样为1000亿美金的愿景基金。更早的另一个消息则是,“软银愿景正在探索单支基金上市的可能性”。无论从哪方面看,这支巨大基金都在寻求更大、更多的资金渠道。那么,对于沙特人来说,将“分享愿景、放大野心(Shared Vision Amplified Ambition)”放在官网首页的孙正义是否完全满足了出资人的欲望?对于拥有超级大钱的PIF来说,它必然还在寻找新的大型标的——这个标的会和中国有关吗?

关于这些问题,36氪独家访问了PIF董事总经理Yasir Al-Rumayyan。

以下是对话。

PIF董事总经理Yasir Al-Rumayyan

关于愿景基金:沙特有一票否决权

36氪:本周华尔街日报报道了软银愿景基金将会在投完现有的1000亿基金后考虑IPO,作为愿景基金背后最大的股东,你们如何评价这一消息?

Yasir:软银没有证实这一消息,我想截止目前这只是媒体的声音而已。

36氪:无论公开上市与否,愿景基金正在为他的第二期基金找钱,对于是否继续投资他们,你们是怎么考虑的?

Al-Rumayyan:首先,愿景基金的第一期投资还没有结束。第一期的1000亿美元——也是历史上最大的基金,我们承诺投资450亿美元。现在这1000亿到位了750亿,这些钱中的一部分做出了投资、也从一些项目中完成了退出。我们相信这些项目会达到预期、产生特别可观的回报。

36氪:特别可观意味着会达到什么样的数字?

Al-Rumayyan:两位数的IRR,很好的数字。我们对愿景基金的投资分为私募股权和优先债权两种方式。现在私募股权的表现显然很好,优先债权的最高收益不超过7%。综合来看,愿景基金私募股权的表现是处在高端位置(high end)。总之用私募股权的业绩来看,非常高。

36氪:一般来说,基金规模和收益很难成正相关。1000亿规模的基金即使对孙正义来说也是巨大的挑战。你们是怎么达成这次巨大的结盟的?

Al-Rumayyan:简单来说,这就是一次关于Vision(愿景)的结盟。2016年,在见到孙正义前的4个月,当时我和萨勒曼王储一线城市楼市变局再起 抵押贷款利率上浮处罚力度加大坐在一起讨论PIF应该把钱投向哪里。我们最终确定了四大主题:IOT(物联网)、人工智能、机器人和生命科技。之后我见到了孙正义,他向我展示了他关于未来投资的巨大愿景,而他的主题与我们定下的四个方向完全吻合。于是几个月后,我带王储见了孙正义,他当时表示他正想要募资1000亿美金,王储听完很喜欢他的计划,说OK,我们来做这件事,因为孙正义想要做的事和我们形成了一个关于愿景的一致性。这次见面后,我们就签订了一个MOU(谅解备忘录),承诺向软银投资450亿。

36氪:愿景基金成立后,对Uber、Wework等企业都进了巨额注资。作为出资方你们对怎么看待这种巨额注资的风险?

Al-Rumayyan:当时我们很快决定投资软银,但在条款谈判上花了10个月。我们在监管和规避风险方面一条视频补贴3万块,下一个“抖音”要来了?增加了很多可以保护自己的条款,比如,在投资金额达到30亿美元以上项目上,我们有一票否决权(Veto right),可以阻止基金向一些特定标的投资。

36氪:你们使用过一票否决权吗?

Al-Rumayyan:到目前为止没有。有一些投资,在上会之前,我们就把它按下来了。就是说在我们使用veto right之前,项目就撤下来了。

36氪:一般来说在什么方面会令你们和软银愿中国手机品牌在印度市场份额创新高:小米第一景基金产生判断上的分歧?

Al-Rumayyan:我要明确一下,我们不是投委会成员,因为我们不是基金管理人,只是作为有限合伙人的身份加入。只是如果一项投资超过了特定界限,我们有权利不用我们的钱进行投资。除此之外,我们还有很多其他的权利,比如针对资金集中风险和关键人物风险的。

关于中国市场:我们对任何能给我们带来高回报的事情感兴趣

36氪:通过软银愿景基金,PIF已经在中国投资了100亿美元。你们如何看待中国市场?

Al-Rumayyan:两天前我在东京,我看到孙正义和愿景基金的新投资大部分都是在寻找中国标的。我们一期见了很多很棒的中国公司,至少8家,当然具体是哪几家我还不能说,因为我们的投资还没有披露,但都很棒,规模很大,而且他们还会变得更大。

36氪:PIF在国际市场的投资版图是什么样的?北美、中国以及其他新兴市场,分别占什么样的比重?

Al-Rumayyan:我先介绍一下我们的基本策略。PIF目前资产管理规模超过3000亿美元,到2030年,我们期待会达到2万亿美元。2015年前,我们主要还在投资沙特,国际市场份额只有2%,现在因为对愿景基金的投资国际市场已占我们整体比重的14%,到2030年,我们认为这2万亿美金对沙特本土和国际市场的投资会各占50%。

在亚洲我们做了很多投资。比如通过愿景基金,我们已经向中国投了100亿美元,大概分布在12家公司。我们间接投资了蚂蚁金服,是它的第一批外资投资人。我们也承诺向世界银行(world bankers)的中国基金投资4亿美金。

此外我们还和俄罗斯合作,成立了中俄沙特基金,向中国、俄罗斯和沙特投资。所以从2015年开始,中国就一直在我们的雷达范围内。

36氪:PIF即将在中国设立代表处,这会令你们在中国的投资活动和之前有什么不同?

Al-Rumayyan:和过去唯一的不同是,我们会继续扩大对中国投资的份额。显然我们非常重视中国市场,中国会持续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经济体以及 GDP最大的国家。

我上一次来是今年2月,和王储一起,当时王储发表了非常重要的讲话,他强调我们两国的合作不仅会发生在政治、文化、社会层面,也会发生在投资领域。沙特将是第一个将中文列为从一年级到十二年级必修课的国家,我想这足以体现我们对于中国多么看重。

36氪:PIF对于中国市场的哪些领域最感兴趣?

Al-Rumayyan:任何事情,任何我们看到会为我们带来高回报的事情。从数字上来说,我们对IRR的要求是13%-18%。如果这些公司能够带来高收益率,那么我们有可能将这些公司带回到沙特。任何领域都有可能,电商、人工智能、机器人,任何事情。

最接近风险边界的主权基金

36氪:很多国家的主权基金都通过国内国外的投资都为本国经济起到了至关重要的提振作用,比如新加坡、挪威等。PIF作为沙特的主权基金和其他主权基金有哪些不同?

Al-Rumayyan:GIC(新加坡主权财富基金)、淡马锡,Norges Banks(挪威中央银行), 大家做的事情都不一样,比如Norges bank 只投上市公司,GIC和淡马锡在国内、国际投资都有不同分配。

说回我们自己,PIF在1971年成立,我们做了一些很出色的投资,比如全世界最大的石油化学公司之一的SABIC,比如沙特电信、沙特电力,我们还投资了沙特一半的银行。我们也做过一些不怎么成功的投资。

2015年,萨勒曼王储出任PIF主席,我们形成了新的投资策略。简要来说,我们在寻找沙特潜在的发展机会,因为沙特有很多领域还处于低发展阶段,甚至有些领域在沙特还不存在,我们要找到和激活这Paypal将以IPO价格对Uber投资约5亿美元些领域。同时,我们也会从世界范围内找到各种合作伙伴作为出资人加入,国际市场的投资组合将会在其中起到平衡作用,比如我们和软银、黑石的合作。

36氪:主权基金显然有其使命,一般来说风险承受度不会太高,策略上相对谨慎。但PIF在科技公司方面的大手笔布局显得不太一样。对此你们是怎么考虑的?

Al-Rumayyan:我们看待这件事情的方式是关注效率前沿模型(The Efficient Frontier,反映了“高收益、高风险”的原则)。我们观察了所有投资基金包括主权基金,找到效率前沿所在的位置,同时也通过分析找到自己所处的位置。我们的观点是,应该无限靠近效率前沿,所以我们的投资方式是非常非常接近风险和回报的效率边界。

36氪:通常看法是,基金规模变得越大,回报可能会相应降低,PIF的基金规模目前是3000亿,未来可能会到2万亿。跟软银合作的愿景基金也达到了史无前例的1000亿规模。PIF怎么考虑基金规模和回报的相关性?

Al-Rumayyan:人们认为规模越大效率越低,我们不这么看。我们给软银投资了450亿,给黑石也投资了200亿。一旦扩大了资金规模,你可以非常灵活,也可以变换策略。我说的灵活,不是说我们要深入到管理层去管理这些公司,我们能做的是帮助这些公司。比如,我们用更多的资金去展开新的市场和策略。如果我投资中国公司,比如人工智能公司,我可以将公司的业务开拓至沙特,那么这个回报将会是双倍的。

举个例子,Lucid是我们投资的一家美国电动汽车公司。我们拥有这家公司67%的股权。所以美国生产线开启的同时,我们也把另外一条生产线带到了沙特。这让公司的回报和收入扩大两倍。

36氪:PIF的一个目标是盘活沙特的经济,通过投资“去石油化”,使沙特经济具有多元化的活力,目前做的怎么样?

Al-Rumayyan:国际投资保证我们收入来源的多元化。像我之前说的,我们在2015年之前有98%的投资都是本土投资。所以这意味着我们的投资业绩和沙特经济有密切的联系。我们希望能降低石油价格对沙特经济的影响,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开展国际投资。同时,我们也通过国际投资关注多元化的企业,未来我们也有可能把这些公司带回到沙特。

36氪:从2017年起,FII(未来投资者大会)就成为沙特非常重要的科技投资会议,吸引很多世界的企业家和投资人到利雅得。今年的机会是什么?

Al-Rumayyan:我们从2017年开始做这个大会,非常成功。现在我们决定让它作为一个组织自己运转。我们来做出资方,也是启动资金的提供者。但最终FII是要自负盈亏。

我想现在FII已经跻身世界三大科技界大会。今年10月,我们将举办新一届FII,将有5000位嘉宾来参加这场大会,60%是国际参会人员。大部分的演讲嘉宾讨论的是世界范围内当下和未来的投资主题。上一次我们有100位嘉宾来自中国,我们今年将会扩大这个邀请人数。

百度向海龙:移动互联网竞争从用户向精细化服务转变遍地都是健身房,生意真的这么好做吗?《新龙门客栈》将搬上京剧舞台 观众值得期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