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三境传奇 第十二章 分裂_a

2020-01-17 00:12: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三境传奇 第十二章 分裂

她求助般地仰头望着人群,但是大家被这一突如其来的状况搞得有些摸不清头脑,都踌躇不前。

有跟她相熟的岛民小心翼翼地说:“欧娜奶奶,你认错了吧?这是魔人呀,咋会是汤米呢?再说,汤米都走了二十多年了,就算还活着,也没这么年轻啊。”

我仔细看那尸体的面孔,倒不能肯定他“年轻”,不过因为没有毛发,很难看出年纪罢了。

“真的是汤米,”老妇人哭着说,“我一眼就看出来了,谁比我这个当妈的清楚?你看他左耳朵上头有个豁口……”

“这么一说还真有点像……”刚才那个岛民像发现了什么似的又走上前去,蹲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他也认同这个“魔人”是老妇人失踪多年的儿子。老妇人抱住尸体有气无力地哭了起来。

众人哗然。

“怎么会这样?”一些学生抱着手臂,事不关己地讨论着,“难道是人类被魔人抓了以后被同化了?”“有可能,你看他那个样子,也不像正常人。”“那他算魔人吗?”“顶多算半魔半人吧,魔人的小喽啰?”“真扫兴,还以为能看到纯种魔人呢。”……

但这件事在很多岛民眼里却有着另一个意义。

——那些被压在层层碎石之下的“魔人”,真的是“魔人”吗?里面会不会也有我们的亲人?

不知不觉中,人群中的气氛已经变了。那些曾有家人失踪的岛民,多年来都以为家人是被魔人拖走了、杀害了,甚至吃掉了,学院官方也一直是这么暗示他们的,而眼前这个事实却提供了一种新的可能:如果失踪者一直都活着呢?还有一个问题是,一直以岛民的庇护者自居的、三境岛学院的贵族老爷们,对此当真一无所知吗?

岛民们看着这些年轻学生的眼神不再像刚才那么谦卑敬畏了。

有人提出要所有人一起把塌方扒出来查看底下魔人的状况,学生们拒绝帮忙,“真是疯了,要挖你们自己挖。”还有人一脸淡然地泼冷水,“挖出来又能怎么样呢?都被困在地狱里这么久了,还能活命吗?”“不管他们以前是什么身份,现在也已经是魔人了,你们应该庆幸他们被困住了,而不是活着站在你们面前。”

岛民们爆发出愤怒的叫嚷:“是你们害死了他们!”

火光映着他们扭曲的面容,看上去十分可怖,一些学生忍不住后退了。岛民们一脸敌意地扫视着学生,把目光集中在维兰·德加尔身上。

后者正就着灭火水管的水柱洗手,又擦了把脸,好整以暇地站起身来,傲然与岛民对视,身体在火光前遮挡出一片巨大的阴影。

岛民从他身上收回目光,又瞄向本尼母子俩。本尼妈妈扶着拐杖站直,平静地回望这些她平日里熟悉的人们。瑞安则怒气腾腾,走出一步挡在他妈妈身前,眼睛在脏兮兮的脸上折射出威胁的光芒,弓弩在他手中被攥得吱呀作响。

不知是因为本尼母子俩本身也是岛民,还是被瑞安的态度震慑,岛民们又把目光转向了我。但我在人前的表现实在没有任何亮点,甚至没有参与铺设火药,于是他们盯着我的眼中流露出几分犹疑,有些人开始交头接耳。

“他们一起回来……刚进来就说要放炸药……”“一准是她鼓动的,要不本尼家那孩子咋会帮学院里的人做事?”“就是,这小妞肯定脱不了干系!”“说不定就是为这个才故意接近咱们!”“恶毒!”“凶手!”……

“你们都一把年纪了,也好意思把都赖到一个小姑娘头上?”首先开口的是本尼妈妈,她推开瑞安,拄着拐杖走到我身前站定,责难地看着面前的人群。有的岛民在她的目光逼视下显得讪讪的,还有人不屑一顾:“你们是一边的,你当然会为她说话。”

一个女人道:“本尼妈妈,平时咱们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谁也不是要跟你为难,可是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不能就这么算了,要不是他们想出这么毒辣的办法,咱们说不定就能跟失散的家人团圆了,你怎么还帮他们说话呢?”

“哦?”本尼妈妈提高了嗓门,严厉地看着她,“那刚才他们放炸药的时候,你站出来反对了?在场有谁说一声不了?”

众人沉默。

“谁也不知道魔人是什么来历、什么样子,大家不应该怀疑这一点,”我在心里把要说的话捋了一遍,用尽可能冷静的语气开口,“会出现眼下这种情况,我们谁都没想到,但是,也不能仅仅因为发现了欧娜奶奶的儿子,就以为其他魔人都是我们的亲友。”

有人不满地说:“你当然说得轻巧,那些是我们的亲友,不是你的亲友!”

我看着他:“你能确定你的亲友就在这下面吗?能保证这下面的人也好,魔人也好,不会伤害大家吗?”

他们犹豫起来。

“我们确实应该把这次入侵的魔人一个个确认过,但这件事很难现在就办,一来,火还没有熄,没法开挖;二来,还不能确定危险有没有过去。现在还不是分散注意力的时候,我建议大家稍等一阵子,等公共气旋开了,救援来了,危机解除了,再作商量。”

“魔人危险什么的都是你们说的,谁知道是真是假!”有人嚷道,“气旋还开着,我要去魔境!”

竟然有好几个人附和,说魔境算什么,失踪者都能在那儿生存这么久,他们一定也可以,而且去那边就不用再给学院缴税了。说这话的都是些年轻人,马上受到身边年长岛民的训斥。老人倾向于相信魔人很危险。

欧娜奶奶则表示她也要去魔境。“我反正没几天好活了,”她悲伤地说,“去看看汤米这二十几年呆在什么样个地方,我就这一个心愿了。”

岛民们争论起来。

“不能去。”维兰·德加尔突然说。大家都安静下来看着他

“不能去魔境,”他的语气略带激动,“会被吃掉的。”

有年轻岛民嗤笑:“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去过,”德加尔快步走上前,停在我右前方,冲着岛民气势汹汹地说,“我去过,差点回不来,懂了吗?”

那几个年轻人显然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嘻嘻哈哈地笑了起来。

德加尔走过去一把拎起为首一人的领口,冷笑着逼视他:“你们要去送死,我不会拦你们。”说完便松开手,走回围观的同学中间,说:“公共气旋就快开了,我劝你们先不要太高兴,能躲的先躲起来,看看情况再说,大厅都能爬出魔人,谁知道从栈道过来的是什么货色?”

同学们唯唯诺诺地看着他,一边点头散去找寻藏身之所,一边窃窃私语,似乎在互相征询对德加尔“去过魔境”一事的看法,大多看上去将信将疑。

“他在吹牛,”刚才被德加尔拎住领口的年轻岛民忿忿地说,“我要是还相信他们嘴里吐出来的一个字,我就是傻瓜。”

他的一个同伴不确定地说:“要不……咱们也再等等,等火灭了,挖出底下看看再去魔境?”

“你傻啊,谁知道这气旋啥时候就关上了,以后再想去就没机会了!”

另一人说:“依我看,咱们别在这儿磨蹭了,不如现在就钻进气旋看看,要是危险就退出来,也来得及。”

这个意见得到了许多人的赞成,连年长的岛民也没怎么反对。几个年轻人在众目睽睽下雄赳赳气昂昂地去爬气旋了。在我左边是神色复杂的本尼母子;德加尔站在我右边,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

为首的年轻人小心翼翼地把上半身探入,停留了一会儿,似乎在观察,又缩回身子,对等待的众人说:“我看没什么问题,那边天还亮着,周围没人。”他说完还似的朝德加尔看了一眼,后者没有反应。

一共有六七个人钻过去了,其中一人还兴冲冲地钻回来一趟,提醒欧娜奶奶下脚处很滑,要小心。欧娜奶奶婉拒了其他老人的劝阻,也钻了过去。整个过程看起来倒是挺顺利的。气旋还敞开着。

月经量异常是什么问题
皮肤干燥起皮缺乏什么
治疗静脉炎的特效药
孩子咳嗽有痰推拿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