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版撰稿 本报 倪术  “‘潘多拉之盒’早就存在了,只是刚刚被打开。”日本媒体这样评述最"> 日本相扑界爆出丑闻部分选手集体涉嫌参与棒_湖州体育吧-湖州体育网
亚冠

日本相扑界爆出丑闻部分选手集体涉嫌参与棒

2018-12-21 16:35: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text_black_16_35_YaHei">  本版撰稿 本报 倪术  “‘潘多拉之盒’早就存在了,只是刚刚被打开。”日本媒体这样评述最近甚嚣尘上的日本相扑界丑闻。

在去年秋季的部分相扑选手涉嫌参与棒球赌博的事件调查过程中,日本东京都警方在取证时收缴了部分相扑选手的,通过对的通话和通信记录来查找相扑选手参赌的证据。但就在最近几天的调查中,被牵涉其中的运动员越来越多,当警方再次向14位相关嫌疑人提出彻查短信的要求后,调查进行得并不顺利。

同时,警方在整理所获信息时惊讶地发现了部分相扑选手和教练之间存在着“假赛”现象。在处理完棒球赌博事件后,“相扑假赛”的调查工作又摆到了警方的面前……涉黑的人员越查越多,涉黑的领域越查越广,日本相扑界进入了史无前例的黑暗时期。

如果没人招供

又成无头悬案

日本相扑界已经烂到了根子里。尽管相扑协会理事长放驹曾在两天前表示:“除了操控棒球比赛外,相扑选手没有其他不可告人的事情了。”但近日又不断有新的嫌疑人名字被一一检举出来。连日本媒体都不禁发问“‘潘多拉之盒’里到底还藏着多少黑暗的事实?”

将本次“日本相扑选手涉赌棒球赛”事件追根溯源,可以回溯到2010年5月。当时坊间就有传闻,说是日本大相扑界内有“多人”利用短信进行秘密联络,操控并参与赌博棒球比赛。日本警视厅在掌握了一系列初步证据后,围绕一部分嫌疑人的残留短信、以及匿名人员的举报信息笔录着手调查。当时,警视厅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取证和调查后,并没有向公众透露详细结果及过程,只是含糊其词地表示:“相扑力士们之间的秘密勾当比我们想象得严密很多。”

2010年5月27日,《周刊新潮》率先报道,相扑力士琴光喜被曝参与了棒球比赛的赌球行为。琴光喜表示,他最初是受到阿武松部屋的床山、床池两兄弟的诱导才加入的赌球行列,但事后自己还接受了一笔由床山的哥哥私下塞给他的“封口费”,数目高达1亿日元。这则丑闻曝光后,琴光喜的师傅佐渡渡狱却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否定了徒弟参与其中的事实,因此,就在去年的夏季相扑大赛进行到第14天时,也就是5月22日,日本警视厅正式展开了对此案的调查。

同年5月24日,对于相扑界力士是否参与赌球一事,横纲审议委员会和日本大相扑协会同时三缄其口,仅表示:“警方正在调查中,我们只能静观其变。”

2010年6月4日,著名八卦杂志《FRIDAY》又推出重磅报道,文中披露,“引诱”琴光喜力士加入赌球行列的阿武松部屋的人,其实和黑道暴力团伙保持着亲密的关系,因此整个事件也极有可能是黑道幕后操纵的,而琴光喜力士只是一颗悲哀的棋子罢了。

于是,警方表示会加大警力尽快调查。但在此过程中,尽管警视厅表示,他们甚至找到了一些力士之间,残留有圆珠笔压痕的书信文件,但显然,去年的这次调查最终还是成了无头案。直到今年2月2日,原相扑界前头(相扑级别中的一级)春日锦的低头,并主动向警方坦白:“除了我,还有十来个人参与了。”案件这才有了新转机。

2月2日清晨,平时始终以一部被黑色油漆刷得锃亮的“理事长专车”代步的放驹将晃却徒步来到车站,并自行打了辆出租车紧急赶往文科省接受所谓的“短信调查”。在当时被传讯来的力士中,春日锦首先成为最大嫌疑人。在铁证如山的情况下,捏着双手颤抖的春日锦最先软化,淡淡说了句:“我确实参与了。”此后,涉嫌赌球的相扑力士像一串螃蟹一样相继浮出水面,第二个人就是昨天出面向公众道歉的千代白鹏。

嫌疑人拒绝被查 怒向警方爆猛料

40年前就有这种事

在这场进行了将近10个月的调查中,已经有14个嫌疑人被明确身份和做案经过,业内激起轩然大波。被逮个正着的相扑力士一个叼出另一个,案子越查越大,被前一个供出的人,又会供出下一个……周而复始,终于有“某位”被最新供出的嫌疑人一怒之下向警方丢出一句:“稀奇什么!40年前就有人做过这种事情了!”

公众舆论已哑然。从最先的涉嫌参与棒球赛赌球,一直查到“相扑假赛”,又查出个“40年前就有”的旧案……粉丝已经无语,只剩下社会舆论的无尽谴责。于是,一个声音被叫响了——取缔日本大相扑协会吧!

截止到昨天,日本警视厅表示正在向最新的14名嫌疑人提出调查短信和私人存折本的要求,暂时还无法结案,因此大相扑协会才得以暂时保住。涉黑的选手们也于昨天晚上向公众公开道歉后,纷纷开始了新一轮的训练。尽管他们下一场比赛的日期还没有被定下来。

去年年底,调查被不了了之的情况极有可能重演。目前被要求交出和存折的嫌疑人里,大多不是那么合作。有人甚至对警方表示:“我的昨晚被老婆踩了一脚,坏了,丢了。”也有人说:“太巧了!我刚换了新,旧的那个早就丢了。”但警方依然表示:“我们会用一周时间抽查任意一名力士的和存折。”

最新接受调查的千代白鹏低头表示:“我对不起喜欢我的粉丝们,发生了这件事后,我的心里像被掏了个洞……”2月6日,春季大赛被决定取消时,千代选手曾以“身体不舒服”为由拒绝露面,昨天,他在训练场里向采访他的媒体阵低下了头,承认自己所做的一切,并向粉丝道歉,并誓言如果有机会,今后要向粉丝展现更精彩的比赛。

大相扑界

没几个干净的

2010年下半年开始,为了调查相扑力士涉赌棒球和打假赛一案,连日本相扑协会内部都自组了一支特别调查委员会。在沉重的舆论压力之下,特别调查委员会拿出了比警视厅更高的效率,率先确认“日本相扑力士里确实有多人参与了本案”。

在警方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收集到的46条能够成为证据的短信中,力士清濑海个人的短信就占到19条,而恰恰这19条信息,成了推动本案的最有力书面证据。

在清濑海和春日锦两名力士的互通短信中,谈到金钱的分量特别重。

2010年4月16日,春日锦发给清濑海的短信里写到了买卖自己比赛成绩点数的经过:“我从光龙那里借来1点,再搞20点来之后,我就把它们转让掉,你看如何?”

2010年5月23日,清濑海发给春日锦的信息里带有威胁口吻地写道:“关于下一场比赛,如果可以的话,你的积点能否让给我一些?如果不肯让的话,那最好把我那20万日元还给我。”当日,春日锦回复说:“再稍微等一阵子吧,比完这场后,我可能会给你70万日元,等我把这里的钱结清了再来找你细算。”

在期间的5月10日,两人更是肆无忌惮地直接通过短信“设计”起了比赛过程,清濑海表示:“你是和我差不多强硬的对手,请顺势装弱吧。”春日锦回复:“这个我懂的。但你也要装得像一点,别露马脚。”

在第二天的比赛中,两人对战的结果果然和事先商量好的一样,清濑海“轻松”战胜了对手春日锦。

事后,在两人均被警方以嫌疑人身份调查时,春日锦回忆道:“听到警视厅要调查的风声后,清濑海曾明确要求我删除里的所有信息。”据悉,最后只能照做的春日锦的依然被警方获取,并用专业科技恢复了去年收发过的短信,这才使调查有了眉目。

在今年2月2日开始重新展开的调查中,春日锦又一次招供,明确表示:“我确实参与其中了,但还有十多个人参与了。”于是,他又供出了千代白鹏、清濑海、惠那司等几位涉赌涉假的重要人物。他懊悔地表示:“我只是心里不平衡,明明不止我一个参与其中,到头来矛头都只指向我一个人,好象整个事情只有我一个恶人一样!我承认我做错了,但我也要说出来,大相扑业界没几个干净的人!”

从纯体育到公司化

项目改革

沦为项目破产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次相扑界遭遇的地震来得还“真是时候”。

此前,当黑暗的一面还没展现出来的时候,日本大相扑协会正酝酿着进行一次历史上的大改革。他们希望由认定公益财团法人的形式,使日本大相扑运动完成从一个单纯的体育项目,到公司化的转变。事发前,据说日本政府已基本认同大相扑协会的公益法人制度改革,按原计划,一系列改革完成后,现在的相扑协会就能在税务方面受到最高级的优待。

就从“操控棒球比赛”一事被揭露后,所有进程都停了下来。相关人员分析,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内阁政府根本不可能同意大相扑协会的这种改革设想。据悉,这项申请的年限是到2013年11月30日为止,内阁政府表示,如果在这个期限到来前,大相扑协会能彻底查明所有真相、并把协会内部人员“彻底弄干净”后,他们仍可以允许协会的公益法人化。

反之,如果在接下来的两年内,大相扑协会仍纠缠于这样不光彩的事件中,那么等待他们的,将只能是“项目破产”,若真走到那步田地,受害人将远不止部分“干净”的相扑力士,而是这个传统体育项目,以及热爱相扑的人们。

数据法规

日本相扑协会2月6日在东京著名的国技馆召开临时理事会,决定取消原定于3月13号在“大阪府立体育会馆”举行的大相扑春季赛事。这是1946年因国技馆改造工程延期导致比赛无法进行以来,日本相扑大赛65年来首次因舞弊事件而中止。

据粗略统计,综合门票、广告、赞助等各方面的收入来源,春季赛事的取消最高将令相扑协会损失15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2亿。而大阪府立体育会馆也准备向日本相扑协会方面追讨违约费。

据了解,该体育馆每年春季赛事期的租赁费用为7500万日元,根据规定,日本相扑协会现在取消预定需要向体育馆支付折合总费用80%的违约金。目前,体育馆方面准备以这一标准来向相扑协会进行追讨。

此外,日本相扑协会还面临着在其他地方赛事的取消上支付大笔违约金的窘境,金额也将达到数千万日元。与此同时,相扑界的整体形象也面临着巨大的危机。相扑最高级别的横岗选手白鹏,以及其他知名选手所出演的广告已经被全面禁播。

根据日本的相关法律,如赛马、自行车赛等比赛对于有损于公正比赛的行为均设有处罚措施,而相扑手进行假赛行为的处罚问题却没有相关法律依据。如假赛中存在收取赌金的行为充其量可按“赌博谋利同犯”的名义予以处罚,而相扑手之间的“假赛”从性质上看仅仅是一个“交易”行为,所以日本舆论认为,虽然假赛性质严重,但如何收场尚不得而知。

钢带增强波纹管
铅衣
广州游戏机出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