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不灭战神第九百二十五章秦飞扬身死打脸帝王

2019-11-18 13:55:4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不灭战神 第九百二十五章 秦飞扬身死?打脸帝王!

天地寂静,诸神沉默!

如意老,中年男人,秦老,以及那三个后面出现的伪神,看着此刻的秦飞扬,眼神有着无比复杂的情绪。

自废血脉之力,此等极端可怕的行为,换成他们,他们也不敢做啊!

虽然他们都是主宰一方的伪神。

虽然他们和秦飞扬,基本都是敌对关系,但秦飞扬此刻的行为,让他们都忍不住生出一股敬佩之情。

没有一点毅力,是绝对做不出这种事。

“飞扬……”

某一处虚空。

任无双和老爷子等人站在陆星辰的空间神物内,看着外面的秦飞扬,神色间也满是担忧和痛楚。

同时。

内心中都装着一股愤愤不平。

为什么帝王要这么对待秦飞扬

难道秦飞扬不是他亲生的吗?

这对他也残忍,太不公平。

如果帝王肯拿出对小皇子一半的关爱,来关心一下秦飞扬,秦飞扬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就算陆星辰,也是为秦飞扬感到深深的不值。

不就为一句话吗?有必要做出这种傻事?

他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去评价秦飞扬?

是愚蠢?

还是有胆魄?

不!

绝对是蠢。

并且是蠢得无可救药!

因为这样的行为,只会是亲者痛,仇者快。

“为什么要这么傻?”

“为什么啊!”

便如秦飞扬的母亲,此刻就如同一个绝望的老人,不断地悲呼,容颜上充满凄楚。

呜呜……

苍天,似是都被她感动。

帝都的上空,逐渐刮起一道道大风。

一片片乌云,从远处涌来。

原本烈阳高照的天空,渐渐陷入一片昏暗。

咔嚓!

哗啦!

不久……

苍穹上,电闪雷鸣,狂风呼啸。

大雨,倾泻而下!

“怎么回事?”

“好好的,为什么突然下雨?”

帝都的人们,都不解的望着天空。

“好强烈的一股悲意。”

“那悲意来自帝宫,帝宫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凌羽四人站在窗户前,望着帝宫方向,眉宇间充满困惑。

另一个酒楼内。

诸葛明阳也是站在窗户前,看着外面的滂沱大雨,久久不语。

突然!

他开启一扇传送门,出现在皓天宫上空。

“什么情况?”

看着秦飞扬此时此刻的模样,他眼中爬起满满的惊疑。

麒麟军统领叹道:“他自废了血脉之力。”

“这……”

诸葛明阳目瞪口呆。

秦飞扬能拥有这么好的天赋,大半因素都是因为这血脉之力。

但他现在居然把这血脉之力给废掉?

他疯了吗?

诸葛明阳怒视着秦飞扬,喝道:“你以为你这样做,就能博得大家的同情吗?”

“我没想要博得任何人的同情,我只是不想欠他的。”

秦飞扬淡淡道。

“不想欠他的?”

诸葛明阳一愣,转头瞧了眼帝王,当下心里明白了。

“现在的你,已经不配做我诸葛明阳的对手。”

他摇了摇头,转身退到一旁,沉默了下去。

“是吗?”

秦飞扬咕哝。

血,还在流淌!

他的脸色,也越来越苍白。

融合的生命之火,正疯狂地修复着他的血管。

但每次修复好,他都会再次崩裂。

时间一息息流逝。

他体内的血液,已经所剩不多,脚下的大地,都被鲜血染红了。

他抬着头,冷视着帝王。

大雨,浇在他身上,有些冷。

但看着帝王那冷漠的脸,他的心更冷!

“这就是你想要的结局吗?”

站在帝王身后的面具老人,看着气息不断变弱的秦飞扬,低声询问。

但他询问的对象,不是秦飞扬,是帝王!

可帝王没有回答。

“虽然以前,飞扬很恨你,但其实在他的内心深处,还是很渴望能得到你这位父亲的关爱。”

“而现在,对于你,他已经真正的死心,彻彻底底。”

面具老人摇头叹道。

帝王皱了皱眉,头也不回的问道:“你是谁?为什么这么了解他?”

“我?”

面具老人沉吟片刻,淡淡道:“以后你会知道。”

说罢。

他再次低头看向秦飞扬,老眼中流露出满满的疼爱之色。

噗通!

也不知过去多久。

秦飞扬脚下失稳,一头栽倒在泥浆之中。

“飞扬……”

白衣妇人身心一颤,连忙蹲下去,搀着秦飞扬,坐在地上。

他身上,脸上全是泥浆,但也掩饰不了他的虚弱。

“母亲,对不起。”

他望着白衣妇人,歉意的笑道,声音变得沙哑,苍白无力。

“该说对不起的是我……”

白衣妇人抱着秦飞扬,痛哭流涕。

“母亲……”

“若有来世,我还再做你的孩子……”

秦飞扬喃喃。

他明显能感觉到,生命力正在快速消散。

连说话,他都已经提不起力气。

但此刻。

他心里特别暖,特别安宁。

“好好好……”

白衣妇人连连点头,泪如涌泉。

“谢谢你,母亲……”

雨水拍打在秦飞扬的脸上,洗净了他脸上的泥浆,呈现出一张苍白的面孔。

但那面孔上,却带着灿烂的笑容。

他身上,已经没有鲜血。

因为体内的血,已经流光。

他的意识,正在被黑暗吞噬。

修为,也在一步步跌落。

八星战宗……

七星战宗……

六星战宗……

“天儿,你不能死……”

“母亲不能没有你……”

“求求你,别丢下母亲好吗?”

白衣妇人哀求,模样一下就像是苍老了好几十岁,充满无助。

“母亲,孩儿也舍不得你……”

“但现在,孩儿的心,真的好平静……”

“因为从今以后,我再也不欠他什么……”

秦飞扬喃喃低语,说完最后一个字,他就缓缓地合上了眼。

生命波动,也完全消失了。

“不、不不不!”

“快醒醒,天儿……”

白衣妇人用力地摇晃着秦飞扬,状若疯狂。

可秦飞扬,没有半点苏醒的征兆。

“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的孩子……”

“苍天啊,求求你,救救我这可怜的孩子吧……”

她瘫坐在泥浆之中,把秦飞扬死死的抱在怀里,望着阴霾的苍穹,绝望的嘶吼着。

轰隆!

咔嚓!

雷鸣响彻万里。

闪电照亮长空。

雨水,无情地拍打着白衣妇人的脸颊,让她显得格外孤独,凄凉……

“一代绝世妖孽,难道就这样陨落了吗?”

慕青咕哝。

对于秦飞扬,他只有恨。

但看着躺在白衣妇人怀里的秦飞扬,他心里又有着一股化不开的悲意,以及一丝悔意。

或许这次,让秦飞扬回大秦帝国,根本就是一个错误。

“秦飞扬已死,我们留在这也没有意义了,快去把天玄之炎,寒冰之炎,天雷之炎取来,离开吧!”

意老对慕青说了句,便取出时空之门。

“今天,你们一个别想走!”

秦老见状,眼中顿时闪烁出惊人的杀机。

“是吗?”

慕家大祖冷冷一笑,一步上前,一把拧起奄奄一息的国师,道:“谁敢阻止我们,我就宰了他!”

秦老皱了皱眉,转头看向后面出现的三个伪神。

但那三人,却没做任何表态。

黑雾笼罩着身影,也看不清他们现在是什么表情。

“唉!”

慕青深深一叹,大步走到白衣妇人身前,躬身道:“伯母……”

但没等他把话说出口,白衣妇人便呵斥道:“走开,别来打扰我的孩子!”

慕青挑了挑眉,拱手道:“伯母,那三种火焰,我必须带走。”

没有天玄之炎,天雷之炎,寒冰之炎,就无法召唤出神迹。

那这些年他慕家的努力,就等于功亏一篑。

白衣妇人没再理会慕青。

但帝王却开口,冰冷道:“他生是我大秦帝国的人,死也是我大秦帝国的鬼,他的东西,你们一样也别想带走!”

“大秦帝国的人?”

“你不觉得搞笑吗?”

“他没死之前,你为什么不这样说?”

“秦飞扬能有你这样的父亲,我真为他感到可悲!”

慕青怒极反笑。

帝王面无表情道:“这是我们父子之间的事,你没资格过问。”

“哈哈……”

“父子?”

“这两个字从你嘴里说出来,你不觉得惭愧吗?”

“我现在真是越来越佩服你这不要脸的性格。”

慕青摇头,不加掩饰的讥讽。

“都给我闭嘴!”

然而就在这时,面具老人开口喝道,语气不再似之前那么淡然,带着一股刺骨的寒意。

在场的人都看向他。

面具老人道:“飞扬的东西,你们都没资格占有。”

帝王沉声道:“朕说过,这里的事,你管不了!”

面具老人目光一冷,瞬间就在帝王身后消失,又出现在帝王身前。

啪!

接着。

他竟是当着所有人的面,一巴掌扇在帝王的脸上。

“什么?”

所有人当场石化,膛目结舌。

要知道。

帝王可是九五之尊,即便是大秦帝国的这些伪神,都得对他恭恭敬敬。

可这位面具老人,居然当众掌掴帝王,他究竟是谁呀?

帝王也懵了。

他也万万没想到,在这个世上,竟然有人敢打他。

“这一巴掌,不为别的,只为给你的提个醒。”

“作为‘秦帝’的后人,要以仁义治国,以包容万物的心,去包容大秦帝国的每一个臣民,不是像你这样,专横霸权。”

面具老人冰冷的说道。

老人口中的秦帝,正是大秦帝国的第一代帝王。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版址:m.

内蒙古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好
惠州妇科医院
太原治疗阴道炎费用
广州军区总医院怎么样
襄垣县人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