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龙舞戮尊 第二百六十八章 明天

2019-10-12 19:29:0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龙舞戮尊 第二百六十八章 明天

一个接一个,一个轮一个,说的话都不一样,不过也都能听出点味来了,大长老这边大多是嘲讽拉仇恨,搞得一众长老想揍他,二长老这边就是刚才的猥琐模样,搞得这边一样想揍他。请大家看最全!

还有一点相同的是,他们,都没有机会开口说话。

终于,当萧兮把最后一个新晋长老拉完仇恨之后,站在离门一步之遥处。

“各位都是大忙人,肯定有着重要的事情要处理,我也不好这样一直占用大家的时间,所以我就先走了,还要试衣服呢。”萧兮拍拍屁股转身就走。

萧兮走了,钟落回头看了一眼几位长老猪肝色的面庞,叹息着也出了议事堂。

“我说少主啊,两边的仇恨一起拉了,是不是不太好啊。”

萧兮撇嘴“他们先组队给我下马威的,我现在给他们个无差别下马威,他们应该早有心理准备才是。”

心理准备?有个屁啊!

无论是大长老这边还是二长老这边,都已经找好了无数批评教育给萧兮下马威的台词了,更有甚者已经收到了一些消息,准备实力打脸,让萧兮老实听话。

结果……

下马威?给了,关键是,谁给谁的?

和剧本完全不一样啊!别说下马威了!他们连话都没有说过啊!

众长老憋屈啊!!!

大长老脸色一变再变,最后一声冷哼,袖袍一甩,带人走了出来。

二长老他们倒是淡定的紧。

“二长老,这少主也太不给面子了。”一人很是无奈的吐槽着,当然,也只是吐槽

“唉,我们想给他一个下马威,没想到反被给了一个下马威,他,比我们想的还要还上许多。”二长老淡定的抿着茶。

旁边一人补了一句“最起码,比萧穹好得多。”

这一句话倒是引起了一阵共鸣,显然,萧穹在这群人眼中的地位很低,当然,至于是不是因为派别不同的有色眼镜。这一点就不得而知了。

几人又聊了一会,二长老挥了挥手,道“诸位,都回去歇着吧,从主攻变成助攻,我们的任务会轻松很多了。”

“恩?二长老,你不会真就放心让那小子出手了吧?虽然今天这一招玩的不错,但是他一个人,玩的过大长老他们吗?”一人有些担忧的问。

“所以说成了助攻啊,这次,如果萧兮需要什么帮助的话,给他。”二长老站起身,走到门前,看着天上白云悠悠飘过遮挡了天上的太阳,道“大长老他们似乎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对薛家那位做了些什么,虽然不知道萧兮为什么叫得那么亲切,不过看得出来,最起码对那位很是上心,犯了逆鳞,大长老他们,没几天的闲暇了。”

几位长老面面相觑,二长老对那位少主的自信,真的是接近百分之百了,这一点让他们很是奇怪的摇了摇头,一人道“前两天方天城的消息大家应该也知道,我想,是不是处理一下那人?”

一听到方天城,几位长老的眉头就不住的跳动,出现在哪里公然和萧家少主的未婚妻搂搂抱抱,这一点的确让他们脸上火辣辣的疼,可调查了一番,根本没调查出什么结果,也只能作罢。

二长老转过身,看着几位“一切还是等尘埃落定了再说吧,若是那人真的不甘心,又拥有大神通,明日定会出现,至于现在,我们能做的也只有等待,与布置陷阱,各位,去安排吧,确保万无一失。”

“是。”几位长老答应一声,快步除了议事堂。

二长老看着空无一人的议事堂,想起之前萧兮摔入的尴尬场面,嘴角露出一抹笑意“萧兮,我们等得,好苦啊。”

萧兮跟着钟落左拐右绕,到了一处偏僻的小楼,楼阁虽偏,却是修的极好,如同泼墨山水画里的一角,充满了诗情画意。

钟落走上前,敲了敲门,一妇人迎了出来,将萧兮带了进去,钟落没进来,和萧兮打了个招呼,就去处理其他事情了,他出来的时日也不短了,有大量的事务等着他处理呢。

另一边,大长老处。

“这小子太猖狂了!让我们等了那么长时间,竟然一句话等没说成!真是目无尊长!这样的人,怎么当得萧家少主!”

“三长老说的是,这小子不过是刚回来罢了,就敢如此放肆,若是时间长了,岂不是无法无天了!”

“哼,那倒不至于,只怕日后见到你我,是更没有丝毫敬畏了。”

一番争吵。

“砰。”大长老轻拍了一下桌子“各位,你们着象了。”

“恩?着象?大长老此话怎讲?”

“各位,你们如此讨论,岂不是把他当成了敌人?他有资格吗?他配吗?只是区区一番戏,便提升到了敌人的地步,那日后,岂不是成了血海深仇?”

“这……”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如何回答,不过听起来,他们好像的确是被愚弄了。

“诸位不必如此介怀,他所凭借的,不过是所谓的家主继承者的名号,待得明日事毕,我自会将那名号剥夺,到那时,如何处置,便任凭几位长老了。”

见众人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大长老笑了笑,招过众人,低声吩咐了一番,搞得这些平日里德高望重的长老都有些无语,这样,真的没问题吗?这是要对付他,还是便宜他啊?

众人疑惑着,又听大长老声音响起“为了这一点,明日,一定不能让其他人来搅局!”

众人忽的想起,前两日在方天城,那位公然与凌家对峙的强者,明知道薛荷是萧家少主未婚妻,还公然搂搂抱抱的家伙。

“那小子,他还敢来?”一人不以为然。

“哼哼,只要他敢来,我便让他死无葬身之地!敢让萧家颜面扫地,这是最不能忍的事情!”

“那萧小子也是!以前接到情报,不都是有仇必报的那种吗!怎么现在任凭人家欺负到头上了,还没动手?这不符合他的性格啊。”

“今日他性情这般火爆,怕就是有着这一重原因在内,这样的话,倒也说得通了,到底还是年轻人,因情而怒,幼稚,幼稚啊。”

又讨论一番,大长老突然开口“几位,若是无事讨论,便下去忙吧,无论那在方天城的家伙来不来,都要布置天罗地,来,让他走不了,捍卫我萧家尊严,不来,也省的打乱了我们的计划安排。”

“大长老深谋远虑,我等佩服。”

……

宅院中心处,池塘清明,枯黄的荷叶孤单飘零其上,清澈的水面,倒映出最近处粉色小楼上站立的人影。

单薄的身影,在这深秋显得有些凄凉,一个人独自站在楼上发呆,更是显得几分孤寂。

薛荷在试完了衣服后,便被安排在了这里,华丽的阁楼,优雅的房间,布置的极其符合她的性格,看得出来,是有人根据她的性格,而特意布置的。

可她无心欣赏,也无心多想,只是看着水面,发着呆,宛如笼中的金丝雀,不知何去何从。

才刚刚分别了不到一天,就那么想那个家伙了吗?真是的!明明才遇见了那么短的时间,怎么会老是想起他呢!奇怪奇怪!

薛荷十分疑惑的想着,看着池塘中,也纷纷映出了那双在她看来有些欠揍的脸,伸出小粉拳,似模似样的打了两下,才发现只是想象。

薛荷幽幽叹了一声,转过身去,打开门想要出去,两只长矛就架在了面前。

“少夫人,请回房歇息。”

薛荷关上门,倒在床上,有些头疼,已经完全被禁足了呢,别说是出阁楼,就是出这间卧室,都很难很难,看到这般严密的防守措施,与看守她的强者等级,她忽然觉着,那家伙不要来了。

好强,这些大叔,都是四级强者!!

这样的力量,还只是在这深宫别院中,走走程序的看守,若是明日那般事情,他们动用的力量又该有多强?五级?甚至六级?天!这样的看守下,那家伙来了也只是尽人事啊!

而且以萧家那混蛋的性格,一定会折磨他的!让他生不如死!薛荷想着,脸色有些发白了,自己要嫁给这样一个恐怖的男人,那以后,肯定也会被他这样对待的!

可恶,为什么世间会有那么卑鄙无耻没有下线令人作呕的人啊!薛荷郁闷的想着,不知不觉间,她睡着了,她梦见那个男人出现在她的房间里,对她说等着他,他会来带自己回去。

最后,他还亲了一下自己的额头。

薛荷是这样感觉的,当她醒来,虽然,这一切似乎都只是梦,但她对他的好感再次增加了,一个能进入自己梦的男人,还不能证明他在自己心目中的地位吗?

于是,萧兮顺理成章的成了恶魔,一个将公主困在城堡内,强行要娶她的恶魔。

“阿嚏。”萧兮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心说谁骂我啊卧槽,我不记着最近有惹谁啊,萧兮心里独自纳闷,眼神瞥了一眼身后的粉色阁楼,心中流过一丝暖意。

等着吧,明天,我会给你一个惊喜的。

没有回到大堂,直接让人带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让人把饭菜送了过来,吃了两口,确定没什么问题后,喝了两口酒,便坐在床边望月,当然,还不忘感应到一道道身影密布在周围。

不仅仅是这里,这些身影,密布整个萧府。

做了那么多准备,是在等着我来抢亲吗?萧兮笑着,悠悠开口“明天,似乎很有趣呢。”

“大长老,人手已经安排完毕!只要他敢进来!便绝对出不去!”

“很好,你退下吧。”大长老看着天上的月“明天,会很热闹吧?”

“二长老,我们的人与大长老的人配合组成了天罗地,只要他进来,就绝对出不去!”

“大长老?”二长老奇怪了一阵,挥手示意他可以退下。

看向天边明月。

“明天,有意思。”

孝感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东营整形美容医院
柳州好的癫痫病医院
孝感男科
东营整形美容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