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飞升之后 神魔之战卷第四十六章绸缪

2020-01-16 19:45: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飞升之后 神魔之战卷第四十六章绸缪

“哒!

断崖前。阅读页无弹窗,非无广告,下载页有弹窗,希望大家能理解我们的辛勤劳动,谢谢该章节由提供阅读风云无忌衣袂飘飘。目光扫下四方。突然脚下踏出一步。同时长吸了一口气。双目之中自然而然浮起一股威严之色。沉声道:“太古诸族人听令!”

“诺!四方轰然响应。其势如山崩地裂。

“白虎。朱雀。玄武三方圣兽武士听令!除族中圣兽长老留于圣山听本座号令。其余人等归其位!”娱乐秀

“谨尊至尊旨意!”一望无限的剑域上。西方。南方。北方。三方人影攒动。身着玄白。朱红。玄黄三色各异战甲的圣兽守护战士齐齐屈膝行礼。随后身形晃动。一一跨空而去。复又没入原本守护的空间。而三方圣兽守护战士踏空之地。顿时宽松了许多。风云无忌纵眼望去。只见数名须皆白的老依旧留于原地。这些老神色坦然。气度不凡。自是三方圣兽守护长老。

圣兽本身牺息之地。本有四。分虽守护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三方圣兽。青龙已陨。而

东海青海战士早已被第十四主神所灭。余下的也只有这三方了。三方的守护战士离去之后。空间顿时松宽了不少。但依旧非常拥挤。纵目所及。不见地缘。

“自由派系诸高族人听令!”娱乐秀

“诺!”东方半空之中。衣着各异的自由派系高中闻言躬下身来。

风云无忌目光一转。落在孤独无伤身上:“今令剑魔孤独无伤统辖人自由派系诸人。所有人不得违令!寂灭散人。雷渊居士。墨渊。虬离魔道你四人且助剑魔重组自由派系。本座令你等在于十日之内统豁上下。使政令通达。不得有误!”

自由派系诸人之中人影错动。片刻。四名气息强大的自由派系高手走了出来。恭声道:“不敢有违至尊旨令!

这个命令完全出乎孤独无伤的意料。剑魔孤独无伤加入剑域之前。在自由派系中也是传奇性地一个人物。但是威名却并不大。不过。由宇宙虚空修练无极剑道归来。在与第十四主神的战斗之中大显身之后。剑魔实力也是有目共睹。再加上与第五至尊的关系。虽然事出意外。但这个命令还是能接受。

“谨尊至尊圣令!”孤独无伤心中微讶。但并没有太过犹豫立即起身应道。自由派系向来乱散。在血戮政策执行时期。倒无大碍。但临近神魔之战。如此政令不达。上行下不效。显然不行。风云无忌此举。显是旨在统束太古各方势力。以达到在大战中如使臂指的目地。

“我知你不擅长建立这些机制。但不必担心。我已着荧惑助一臂之力!”孤独无伤刚刚站起身来。耳中便听到一缕如蚊呐的声音。却风云无忌的声音。侧身看去。却见风云无忌地脸上一片冷漠。看不出什么表情。

“北海诸长老听令。如今神魔之战将近。诸位长老无需再潜北海。暂且居于圣殿。与本座共商应对之策!”

北海诸长老青须飘动。闻言躬身行礼道:“尊至尊旨意!”北海诸长老论实力或许并不是顶尖的。平时也甚少显露实力。但其中大多统领过圣殿。做过一时的圣殿掌控。对于太古各方虚实知之甚明。在某些方面。风云无忌都未必有这些北海长老明皙。是的打定主意将他们留意。以为智囊。

目光一转。风云无忌目光落在人群之中。身材魁梧。如鹤立鸡群一动不动的北海囚徒。这些身披粗大铁索的北海囚徒会出现在这里。完全出乎风云无忌的意料。

第一名北海囚徒都是一名顶尖的高手。他们每一个几乎都是一个风云无忌的缩影。纵览其一生。均有剑神一般的辉煌传奇。悟性天资均是上价。只是心魔过重并未能成就至尊之位。心魔所结。每日受噬心之苦。

北海囚徒第一高手。乃是血海魔君应东来。只是应东来早已被剑神调往大次元。一窥血族究竟。还未有消息。但余下地北海囚徒却依旧实力惊人。虽不如血海魔君。却也相差不运。

“北海囚徒听令!”默默的注视众人半晌。风云无忌地声音突然响彻天地。

“哗啦啦!”一阵铁索的滑动声中。这十余名身材高大地壮汉单膝跪在了虚空之中。身上宽大的黑袍如被风舞动。如鹤翼飞舞。头顶乱如丝飞泄而下。盖住粗犷狰狞的面庞。身躯却是一动不动。也不回话。也不称尊。

“千万载苦修。却堪不破一个心字!----你们跟我来吧!”风云无忌的声音如黄钟大梁一般直接在这十余名气息恐怖。如洪荒凶兽般的北海囚徒意识海中响起。

“哗啦啦!铁索震动。众北海囚徒缓缓站起身来。依旧不说话。身形也不见动作。虚空中人影一晃。断崖上。风云无忌身边便多了数座如大山般气息沉重的身影。

风云无忌一身白衣白。站立在众多北海囚徒之中。一动不动。这北海囚徒一个个气息沉重。每日受心魔之苦。日露凶相。一天之中。倒有大半时间在压制自已地心魔。以免做出疯狂屠戮之举。北海诸长老对此知根知底。深知这些北海囚徒实力固然强大。但一被心魔控制。便会敌我不分。并不会理会你是至尊还是族人。心中也是担心不已。但风云无忌却是视若不见。依旧由断崖俯瞰。

“战族众弟子听令!”

“谨尊帝君圣旨!”半空之中。束白由。着白色战袍的战族子弟手中战刀反在虚空一插。轰然应道。体内真气鼓荡。一股磅礴的战意破体而出。在虚空中汹涌澎湃。

战帝未逝之时。战族子弟几乎皆为战帝而存在。战帝。便是战族的最高存在。是整个战族存在地理由。风云无忌乃是战族逝前。钦命的下一代战族帝君。地位虽不能达到战帝的地位。但也倍受尊崇。相较之至尊之名。战帝二字。在战族子弟心中份量更重。

“所有战族子弟。皆剑阁弟子留守剑阁。不得地误!”

“尊帝君圣旨!”

“潜修诸强听令!”目光一转。风云无忌把目光投在了数量庞大地潜修强身上。这些高手。并没有加入血戮政策。自第一次神魔之战后。便觅地潜修。直到九星联珠。受九星星力感应。方才破地而出。潜修数千万。上亿年时间。对于他们来说都是常事。也因此。实力甚是强大。但也因各居一方。却不易统辖。

“诺!”第五至尊一令出。四方回应。气息强弱不一的潜修派系高手统统跪伏下来。这些潜修高手。有强有弱。有老有少。实力强地。并不会比北海囚徒差。而彼此之间。向来是独来独往。却是不易挑选管束之人。

风云无忌眉头皱了一下。目光缓缓扫过人群。最后在一个身上停了下来。

“荧惑听令!”

一身青衣的荧惑便站在断崖下不远。距离北海诸长老不过十余丈之距。闻言身躯一震。垂头躬身道:“荧惑在!”

“本座令你统辖二十万神后高手。连带潜修诸诸人在内。一并由你统帅。你可由其中挑选族人加入神后大军之中!”

荧惑怔怔的望着风云无忌。似乎没有想到风云无忌会将这样一只强大的力量交到自已手中

“谨尊至尊圣令!”口中已然下意识的承命了。荧惑却依旧没有从震惊中反应过来。

“其余人等。全部散去。准备随时待命!”风云无忌威严的声音再次在剑域的各个角落飘荡。断崖上大袖一挥。众人轰然领命。身动一晃。各化光影散去。眨眼之间。原本密密麻麻的剑阁便空旷了不少。

“古巫。圣。你们两位。也请随我来吧!”转过身。风云无忌对人群前方。面目古稀的巫族古巫与圣道。

这二人。均非武修一脉。古巫乃是现存巫族一脉领。仅管巫族势弱。但自成一支。却是不用领至尊之令。而圣也是法修一脉执牛耳。地位虽不如至尊号令众太古武。却也不受圣殿管辖。

法修返回太古的修士。有百万之数。尽数栖于黄金之城。直始直终并未太过插手太古事务。也未显露实力。但除这百万法修之外。虚空之中。更有追随法修地大量法修高手散布其外。依旧未归来。这股力量。自第一次神魔之战前。法武之争起。便离开了太古。自此。于虚空之中。陪法祖潜心修练。一直隐山匿角。实力却着实强大。不如忽视。

如今。青龙虽陨。但风云无忌却可凭借青龙馈赠再化青龙。本身所修玄功。更在至尊之上。足以承担太古政权重任。舍此之外。风云无忌更有着另外一层特殊身份:法祖陨落之前钦点。法修新祖!

只凭这一重身份。不论太古黄金城的法修大军。亦或是依旧潜修虚空之外地法修大军。悉数需听命于风云无忌。不只如此。因为神魔古战场的缘故。太古剑神更与巫族一脉建立了起良好地关系。

巫族近战不若武修。远攻不如法修。人数更是零丁。但在战斗中期显露的实力确是惊人。更兼《末日祭典》乃是一等圣巫法器。足以起到逆转战场的作用。这一点。第一次神魔之战。巫族杀伤的大量妖魔则早已证明了这一点。

放眼太古。也只有风云无忌特殊的身份。才能同时整合。武。法。巫。三脉势力!三大至尊。这一点着实用心良苦。

只是。此次。乃是太古武修大聚会。汇聚多为武修。古巫。圣皆是只身前来。并未曾召集族人!

听到风云无忌的召唤。圣与古巫皆面露微笑。恭声道:“谨尊新祖旨意!”随后衣袍轻拂。齐齐踏步向断崖行来。崖下。北海诸长老。圣兽长老尽皆宣声。亦是大步尾随而来。

耳畔银丝如絮。风云无忌转过身来。脚下如行云流水一般。向那不远处地插天圣山跨空而去。身后。眼中血光闪现。周身血气如潮的北海囚徒哗啦啦一抖索链。一声不响地紧跟上去。

千丈空间。瞬息即至。诸北海囚徒一声不响跟在风云无忌身后。只听前方人影一闪。风云无忌已经登上了圣山之巅。踏足在圣殿广场边缘。正背对着众人。一丝丝银丝在背后散开来。众北海囚徒并未多想。心神一动。黑袍鼓荡。便如夜鸟一般从空中落下。不料就在双足落实的前一刻。眼前一片白芒剌目。那白芒之中。一双冷漠的眼眸赫然映入瞳孔……

“即然难以克制。便无需克制!”淡漠的声音剌入北海众囚徒耳中。众人视野之内。只见袖袍舒展。如银丝在虚空中流泄开来。那翻翻银白光芒之中。一双晶莹如皓白的手掌似缓实快地由袖袍之中擎出。向着众人伸来。

北海众囚徒之前一直不说话。便是因为苦苦压制体内心魔及暴戾。分心不得。风云无忌贵为第五至尊。众人根本料不到他会突然出手。是以根本没有料想过。骤然感觉到来自剑神地强大压力。气机牵引下。顿时再难压制体内鼓躁的气血。

“吼!

“哗啦啦!----”最前方名身披黑袍地北海囚徒一抖头颅。猛的仰起头来。一根根粗长的黑如野兽一般在虚空中甩动开来。身上黑袍鼓动。滚滚的血色魔气从体内迸射开来。隐隐伴有凶兽咆哮之声。一时之间。原本还平静的圣殿上方。顿时如化为修罗凶狱。

“住手!”

“不可!”北海囚徒之中。并非所有人心志都被心魔所困。三名气息强大的北海囚徒见状怒斥一声。心中大是焦急。他们手腕青筋暴起。如青蛇虬结。瞳孔下。更是有血丝盘踞。但依旧保持着一份神智清明。并未被心魔所夺。体内真元鼓荡。身形一晃便已挡在那几名受不住心魔折磨。失去控制的北海囚徒面前。但受制心魔。这几人哪里又认得什么族人不族人。嘶吼一声。全身血雾翻滚。同时双臂箕张。直接向这几名拦在前方的北海囚徒抓去。

同为北海囚徒。都曾为一代纵横人物。实力相差并不是很大。面对几名入魔同伴全力攻击。已经吃力不少。心中已隐隐压制不下浮动地气血。

“不必克制。让本座来助你们吧!”背后再次传来一声淡漠的声音。声音未落。这三名强压心神。保持一点灵志地北海囚徒便感觉一股凌厉的。无可匹敌地气机掩杀而来。腹背受敌。再也无法控制。眼中一点清明迅被吞没。口中嘶吼一声。背脊如凶兽弓起。霍的转过身来。攻向了风云无忌。

“轰隆!----”虚空之中。乌云滚滚。一道道血色闪电划过虚空。十余名北海囚徒踏空而立。在圣殿悬崖边。围成半圈。体内。凶兽般的气息起伏不动。身上。一条条拳头大的血色索链在虚空中晃荡着。划来划去……

“吼!----”一声低吼。十余道身影化为一道道闪电疾射向风云无忌。在他们体外。一轮轮充满暴戾气息的血色领域疾电一般的在虚空中交错。扩展开来……

“啊!----”后方。北海众长老皆是大惊失色。没想到北海囚徒们会在此时突然出手。远远地大叫道:“不可!”

想要插手。已是不可能了。北海囚徒每一名均是天资卓绝之才。实力均在北海长老之上。哪里是他们能反应过来的。此时。唯一能插得上手的。便只尾随其后的西门依北与剑魔孤独无伤。

“呛!”几乎是下意识的。西门依北手中铁剑出一声清越的剑鸣之声。便欲从剑鞘之中跳脱出来。但扫了一眼圣山上的情况后。西门依北眨了一下眼睛。铁剑又闪电般地缩回了剑鞘之中。身畔。孤独无伤也只是微皱了一下眉头。依旧向圣山踏去。

圣山边沿。风云无忌白衣白。眼神淡漠。脸上无悲无喜看不出表情。一头如丝长在虚空中根根散开。虚空中。血潮涌动。雷电之声相鸣。十余名北海囚徒实力何等强大。在风云无忌主动动敌意。气机牵引下。失去控制。到动进攻。只一刹那。十余双手臂便已夹着无匹血光。斩向了风云无忌。

本是先出手地第五至尊。眼见北海诸囚徒被自已气机牵引。失去控制。本已伸出的双手。反倒是闪电般地又收了回来。复又笼于袖中。负于身后。双眸之中。恢复了一片淡漠。眼神

望入上方的虚空。一动不动。对于十余名北海囚徒的攻击。却是视若不见。但北海囚徒哪里又管得了这么多。虚空撕裂声中。风云无忌身周已多了十余道魁梧的身影。残影错动。十余双铁钳般的手臂已悉数扣在风云无忌身上。

“哗啦啦!一条条巨大的索链在虚空中疯狂地甩动。整个空间都在北海囚徒们的攻击中震颤。连脚下大地。都微微颤动起来。圣山山体外。大片的碎石从山体脱落。

北海囚徒在五指抓住风云无忌的那一刻。体风无匹的魔道真元。血劲。便疯狂的轰入风云无忌体内。然而。风云无忌却是一动不动。始终似是无所觉察一般。直到耳中听到那铁索之声。恍似回过神来。眼睑一眨。目中神光如电。扫过身周一众面露痛苦之相的北海囚徒。叹息一声。道:

“所谓心魔。一体两面。本身即为自我。心魔即为本身。苦修亿万载。即是无法斩落。何以为接纳!且让我助你们脱出那心魔苦海吧!”

宏亮的声音。浩浩荡荡。洪钟大吕。在天地之间回荡。话声未落。也不见风云无忌有何动作。依旧由北海众囚徒扣住手臂身体。体内。一圈淡淡的阴影如有生命一般扩展开来。在虚空中一卷。荡过十余名北海囚徒的身体。这些原本还极度狂暴地北海囚徒突然之间便一动不动了。

“哗啦啦!”乌云敛去。血光消尽。天地清明。但圣山边沿。北海众囚徒却是一动不动。形如木雕一般。在这些强大的北海囚徒体内。灵魂气息消失地干干净净。只余下宽大的衣袍在夜风中猎猎作响。

“至尊?”北海诸长老匆匆踏上圣山。望着眼前诡异地情形。几人也怔了。

风云无忌一脸淡漠。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淡然道:“不必着急。他们的神识已被我纳入意识海。此次过后。他们便不会再为心魔所困!”风云无忌却是凭借着他强大的精神能量。硬生生的破除诸北海囚徒的防御。将他们的心神卷入了自已无穷无量地精神世界。这等大神通。也只有风云无忌这远任何神后高手精神强度的存在才能做到。

并没有过多理会北海诸长老。风云无忌袖袍轻展。右手如玉。从袖袍内滑出。掌心一团银白光华闪耀。吞吐。眨眼放出。席地一卷。已是用世界将十余名北海囚徒的身躯纳入了世界之中。

脚下一滑。风云无忌的身影在诸人的眼中迅的变淡。脚下一滑。便如踏入了另一个世界。消失不见。

“这是……?”

“不必着急。至尊如此。定是自有主张!”另一名北海长老答道。

太古剑神的世界之中。

天地浩浩殇殇。半空之中人影一闪。一脸冷漠地白衣剑神便自空中显现身躯来。大袖一卷。北海众囚徒地肉躯便被他送出。滑落一座插天山峰之上。

“吟!

“唳!

远远的传来一阵凤鸣。龙吟之声。浩翰地世界边缘。一条火红。一条霜白。体长均在数千万公里的庞然巨兽在虚空中纠缠怒吼着。所过之处。巨峰倒塌。山河崩裂。身后余下片片烈火冰川。正是末戾之劫中被风云无忌收进世界之中的祖鸾与祖螭!

风云无忌刚一出现在世界之中。这两大神兽之祖级别的强大凶物便感受到这仇人的气息。远远的咆哮一声。即是舍了各自。化为滚滚火流、冰霜向风云无忌扑来。

“孽畜。你们还不服吗?”风云无忌脚踏虚空。淡漠地盯着远处急掠而来的冰红两道庞大的身影。

根本不见他有什么动作。两头诞生于混沌。无法无天。力大无比的绝世凶兽初时度如浮光掠影。然而越靠近风云无忌度便越慢。数息之间。便不得不敛去了冰雪与火龙化身。显现出庞大的身躯来。

那祖鸾。只精血就不知道孕育了多少太古凶鸾。双翼展开有金光浮动。满天火云。体长。数千万公里。翼展也有近千万公里。遮天盖地。气势无俦。离鸾。太古凶物。本就难驯。何况是此等更上一层。宇宙间也是独一无二的绝顶凶物。

只是此刻。这祖鸾却似承受着什么巨大地痛苦。翼抓不断的在虚空中撕抓。硕大的头颅上。翎羽纷飞。抖抖瑟瑟。似乎在它面前有着一层巨大的无形屏障。不只是这祖鸾。连带那祖螭在内。也是低低悲号。尽管没有遭受到任何攻击。但大如巨盆的鳞片下。却是抓痕浮现。鲜血淋漓。

“唳!

“吟!

两兽长啸。庞大的身躯在虚空中扭曲。翻滚着。在风云无忌身前一百丈处。再也无法前进。大量的鲜血从它们的体内飙扬而出。这些凶兽。先天凶戾之气特等强悍。但越是凶悍。所受痛苦便越甚。到后来。两兽的戾吼之声。已彻底化为悲鸣求饶之意。

祖鸾。祖螭。两大顶极凶兽身躯横展开来扑天盖地。风云无忌的身躯与之相比。只如沧海一栗。微渺不计。但此刻。两头凶兽与风云无忌在气势上却是调换了过来。

“你们可愿臣服?”风云无忌踏足虚空。居高临下。俯瞰着两头停止挣扎凶兽。漠然道。

一红一霜两大凶兽**窍涌血。嘴里悲鸣不断。不停点头。哪里还敢反抗。在神功大成地太古剑神面前。它们天生的凶杀。暴戾之气。便成了对付自已最锋利地宝剑。

风云无忌俯瞰着两头凶兽。见两兽不再挣扎。五抓扣地。呈驯服之状。点了点头。衣袖一卷。轻喝道:“去吧!”

世界之中云雾翻滚。两兽只觉眼前豁然一亮。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便现赫然换了一片天地。熟悉的太古地气息扑鼻而来。顿时欣喜不起。仰天嘶叫。长尾一甩。大片的火焰与冰雪四散开来。两头巨兽庞大的身形横亘在剑域上方。将整个剑域上空完全覆压。天地都骤然化为一片黑影。

“还不变化身形!!”风云无忌强大的神识如利箭一般剌入两大神兽脑海之中。祖鸾祖螭身形一僵。低鸣一声。身形一摆。原本庶天蔽日的庞大身躯迅变小。眨眼之是。便缩到不足千里。两兽尾相衔。围着**云天的圣山盘旋。鸣叫着。

“今后。你们便替本座守护剑域。没有本座命令。不得擅离!”风云无忌地声音直接在两大顶级凶兽意识海中响起。这两大凶兽天性凶戾。精神能量也远远出普通的神后高手。但与风云无忌庞大的神识相比。依旧如苍海一栗。

圣山上。古巫。圣。孤独无伤。北海诸长老等均仰望着上空盘旋的两头巨兽。目中异色连连。

“没想到至尊这次闭关回来。神识居然强到这种地步。似乎连北海诸囚徒的心魔。至尊都有办法解除。”北海大长老胸前青须抖动。混浊的瞳孔之中倒映着天空的一红一白两道庞大身影:“若是能除去心魔。我族将增加至少十名独当一面地顶尖高手。再有这两大强横地凶兽相助……”想到激动处。胡须抖动的更厉害。

北海长老身旁。独孤无伤与西门依北并肩而立。也是仰望着天空地两头凶兽。脸上露出沉思之色。在两头凶兽庞大躯体的搅动下。大片狂乱的空气紊流从天空倒卷而下。直卷得两人衣襟翻动。如蝶飞舞。

“无忌……。已经神功大成了!”北海长老与西门依北身后。古巫与圣相胁上崖。望了一眼天空。古巫欣慰的叹道。对于这两头衍生了大量太古凶兽的顶级神级。古巫的了解显然比其他人通透地多。这种凶兽。皮粗肉厚。神后高手群起而攻已未必能耐何得了它们。要想驯服它们。仅仅靠囚禁是不可能的。必须得具备完全压倒性的优势。彻底打败它们。才能真正的收服它们。

对于圣山上众人的议论。风云无忌并不知道。也不在意。插天的圣山底部。白光一闪。白衣白地太古剑神已经由世界之中步出。出现在了圣山底部一条生满苔藓的平仄通道里。

在这条阴暗窄小的通道尽头。是一层平实的台阶。台阶伴。一名衣衫破旧。头篷乱的老盘膝而坐。一根铁索从他腰部穿过。没入一侧的墙壁上。风云无忌一眼认了出来。这名老人正是曾有一面之缘。守护白虎至尊沉眠之地。默默无闻的无名老人。只是。这位老人一动不动。气息皆无。显是寂灭多时。

叹息一声。风云无忌缓步走了过去。在老人尸身背后停了下来。轻手推开了青绿台阶后那窄窄的黑色木门……

“吱哑!

木门推开声音传来的刹那。一片无穷无尽的黑暗扑天盖地而来。眼前一暗。下一刻。风云无忌现自已出现在了一片浩翰无垠地虚空之中。在头顶无限远的地方。九颗星辰连成互。嵌在黑暗深处。而脚下。远远近近。无穷无尽地位面铺层开来……

“轰隆隆!突然。一阵沉闷的响声从宇宙深处传来。就在风云无忌地眼皮底下。异变骤生。一个又一个位面崩溃开来……

“九星汇聚。位面崩溃。便是神魔进攻太古的最佳时机!”在这片虚无之中。白虎至尊的声音突然在风云无忌耳中响起:“你现在所看到的。并不是仅仅是我的留下的记忆。还有其他几位至尊地记忆。其中更多的。是轩辕兄留下的!我与玄武。朱雀。并不擅长谋略。第一次神魔之战。主要是轩辕兄定下的应对之策。我们四人之中。以他天资最佳!这次的神魔之战。与上次有些不一样。我想。这些记忆。或许会对你有些帮助!……”

就在白虎至尊说这翻话的时侯。无数个位面在风云无忌眼皮下崩溃。位面之中。大量的生灵漂流进虚空之中。

“轰!----”宇宙深处。突然传来一声巨响。风云无忌循声看去。恰好看到一道半径达数百万公里地圣光冲天而起。几乎将宇宙一分为二。而几乎是同时。另一侧地黑暗深处。同样出一道通天的黑色光柱。随后。无穷无尽地天使与恶魔从黑暗的跃出。在整个宇宙间展开撕杀。血与火。迅蔓延开来……

原本空旷而虚无的黑暗。眨眼之间便染起了烈烈的战火。黑与白的光焰充斥宇宙。血肉四溅。无穷无尽的恶魔在风云无忌面前撕杀着。但不管是天使还是恶魔。都似没有看到他。

“砰!----”

“砰!----”

“砰!----”

“砰!----”

脚下突然传来四声轻响。风云无忌心神一动。低头看去。直见一个穹形的巨大位面不知何时出现在脚下。而此刻。那穹形位面的四个角落。正慢慢的崩溃开来。原本脸色平静的太古剑神。瞳孔猛然收缩。紧紧的盯着太古位面的四个角……

“杀!----”

一阵天崩地裂般的咆哮声从四面八方传来。一眨眼间。滚滚的魔气从宇宙深处迸射而来。喊杀声中。密密麻麻的妖魔迅铺占了视野内的每一个角落。连天空的九星。也被遮盖……

圣山之顶。

“你们都到圣殿底来吧!”圣殿巨大的石门前。风云无忌的声音突然在北海长老等的耳中回响。众人微怔。随后快步穿过石门。没入圣殿之中。

沿着圣殿地下复杂的甬道与走廊。一行数人最后来到了黑暗的石室前。

“至尊?”北海大长老轻轻推开似乎随时会掉下来的黑旧木门。踏入白虎至尊沉睡的石室之中。入眼所及。是一间十丈方圆的小石室。石墙斑驳青黑。仿佛被一场大火烧过。石室内。空空荡荡。一身白衣地风云无忌便坐在石室中央。长垂落。一动不动。

对于这个地方。北海诸长才能早有所知。但进入到这里。却还是第一次。没有人想到。白虎至尊沉眠的地方。居然就是这样的简陋。甚至连张石床都没有。这里。似乎是一个封闭的空间。充斥着厚厚的历史气息。

这里确确实实像被大火烧过一样。一片漆黑。没有人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都做下吧。”就在这时。风云无忌抬起头来。右手在身前虚虚一指。说道。荧惑。北海诸长老。古巫。圣。孤独无伤。西门依北。以及白虎大长老。朱雀大长老。玄武大长老等等大步跨入石室中。也不多说。便呈扇形分布。在风云无忌周围坐下。同时。将目光汇聚到了风云无忌身上。

“至尊。不知道北海诸囚徒怎么样了?”安一落定。北海长老便关切道。

“长老不必挂念。他们此刻已被本座圈入意识世界之中。不久之后。便会摆脱心魔困扰!”风云无忌眨了眨眼睑。淡然道。

“多谢至尊。”北海诸长老长吁了一口气。对于这些曾经极有可能成就至尊的人族强。北海大长老还是有些不放心。

风云无忌扫了一眼诸人。袖袍一张。一根如玉手指伸了出来。指尖如玉晶芒流转不定。看着众人。风云无忌道:“这是四位至尊共同留下地关于第一次神魔之战的记忆!你们先吸收一下吧!”

说罢。风云无忌食指一屈一振。指尖那点晶芒篷的一声暴炸开来。众人只觉一股强大的精神能量扑天盖地而来。脑海中轰然一震。下一刻。已然置身于茫茫的太虚之中……

风云无忌所经历地的场景。再次在众人脑海中回放。良久。所有的影像方才消息。石室内。虽都是太古的元老级人物。但圣兽长老一直镇守圣兽空间。并没有参与到第一次神魔之战。详细的情况并不清楚。至于荧惑。更是诞生在神魔之战末期。战争已行将结束。而孤独无伤。西门依北等人。更是从未经历过第一次神魔之战。飞升时间。在场中诸人也是最年轻的。一时之间。众人所都沉浸在这无量地信息之中。

良久。待众人吸收了白虎至尊留下的记忆。相继睁开眼来。风云无忌才接着道:“白虎至尊地记忆之中。魔族会在所有位面崩溃之时。全面进攻。在这之前。我们便必须做好准备。在这方面。我们近乎是一片空白。”

“在这之前。我们先得确认这场战争之中。我族所处的位置!是攻。还是防?到目前为止。我们所应对地一直都是魔界。而天堂以及血族并没有动静。所有一切可能出现的意外情况。我们都必须纳入计算之中!”

“天堂有六大炽天使。但到目前为止。太古并没有出现任何一位炽天使的身影。而血族传说中的血祖。我们更是一无所知……”风云无忌看了一眼众人。“诸位。这场战争。对于神魔为说。不论是胜是败。都无关紧要。但对于我族来说。一旦战败。将不会再有第二纸《太古协议》……”

众人皆是心神剧震。风云无忌的话并没有说完。但每个人都知道话里的含义。每个人心头都是沉甸甸地。

“第一次神魔之战。本来便是一场围绕。天堂。魔界。太古。大次元血族之间的战争。四族之间。并没有任何一族是盟友。互相攻伐。我们故然与魔族激战。但天堂也在同时与魔族激战。而且战斗情况未必逊于我们。是以无瑕顾及太古。至于血族。更是远在大次元。此刻。应该正在谋划与天界的战争。也无瑕故及太古。所以我觉得。我们目前。只需要考虑第十四主神便可。至尊多虑了!”北海大长老思忖片刻。开口道:“如果三族能够真正联合。第一次神魔之战。我们可能便已经支撑不下了……”

“神魔之战归根结底。还是光暗诸神。为争夺信仰而生的战争。天堂与魔界交战。只不过是光暗诸神为了互相打压对方。削弱对方获得的信仰之力而采取的手段。从这一方面来说。天堂与魔界。永远不可能和解。但是。不管是光明诸神。还是黑暗诸神。对于他们来说。都有一个共同地敌人。那便是我们。光暗诸神唯一所惧。便是四位至尊联手施展地四象大阵!”一身煞白长袍。身躯极是魁伟。须白皆白地白虎大长老突然道:“从这方面来说。老夫以为。至尊所言甚是。天堂虽然一直没有大举进攻太古。但不可不妨!”

“至于血族。至尊倒是不用担心。”在白虎大长老身侧的朱雀长老一身火红长裙。外貌却是一位妙龄少女模样:“朱雀至尊大人曾经化身去过大次元空间。大人回来之后曾说过一句话。大人说。大次元空间。近乎另一个小宇宙。空间无比广大。血族一直都被天堂打压。并无余力扩张。而且。就算是第一次神魔之战中参加攻入太古地血族。也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血族地意思。并不能代表整个大次元血族的意愿。所以。属下以为。对于血族。至尊完全无需多虑!”

“不管多不多虑。血族与天堂必须提防是必然的。”风云无忌竖起一掌。淡然道:“对于这两族。我们几乎一无所知。荧惑……”

惑一身黑袍。应声道。

“从圣殿中挑出十名神后族人。让他们前往虚空一探。记住。前往虚空时。不可参入战斗!避免被天堂炽天使察觉。”

“谨尊圣尊旨意!”

“白虎。朱雀。玄武三位大长老。你们三位均是诞生于混沌之中。见闻必然广博。本座希望你们能仔细回响一下。我族是否还有什么不世出的强。或可有类似于法修十方俱灭一类的圣器?”

风云无忌一直存下一个念头。法修拥有十方俱灭这等圣器。而武修坐为与法修平起平坐的存在。不应该没有。但似乎。从没有听说过。

风云无忌话声一落。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三位大长老。的确。在座诸人。论存在年岁。没有比这三人更长久的了。

白虎。朱雀。玄武三族长老互相看了一眼。双眉紧皱。均是露出思考之色。这个问题。也只有他们能帮上忙了。

“与十方俱灭一类的圣器。我族似乎从未听说过。”膀大腰粗。外貌依旧是位粗壮汉子地玄武大长老想了想。抬起头道。

“至尊这么一说。我好像想起了一件事!”白虎大长老突然道。看了一眼周围两位圣兽长老。问道:“朱雀。玄武。你们还记不记得古战碑?”

“啊!”两人同时惊呼。似是想起了什么:“你是说?”

虎大长老脸上露出回忆之色。“青龙陨落。早在预见。混沌之初。太古尚是一团混沌之气时。我们便曾在其中见到一块巨大的青色古碑。上书神龙之殇。太古……。上面。预见了圣兽地陨落。古战碑应该不止预言这么简单。如果能找到的话。或许会有意外地收获。只是。这亿亿载。我们一直在用神识搜索古战碑。但却没有丝毫收获!”

“太古什么?”荧惑问道。

白虎。朱雀。玄武三大圣兽长老脸色都有些古怪:“这个。大约就是预见青龙圣兽的轩落。”

神龙之殇。太古灭亡。古战碑上的就是这两行字。但几位圣兽长老如何敢说出来。一忆及这行预言。顿时心中异常沉重。只是。这种沉重还不能让众人看出来。

“难道。太古真的要灭亡吗?”朱雀大长老望向一头白的剑神。心中满是惆怅。

“上次第十四主神攻入太古。我族突然出现了一支强大的族人。”一直没口地古巫突然接口道:“我听闻至尊说过。那些强大的族人。似乎被称为盘古一族。一直居于地下空间。他们的非常强大。足以与九幽魔神相抗衡。而且并不畏惧九幽魔气。这应该算是我族的一个隐秘力量吧。只是。他们好像并无神志……”

盘古一族风云无忌之前已经在虚空中浩大的信息流中见识过。这些赤膊壮汉。正是风云无忌很久以前。曾经看到过的另一个空间中的强大存在。对于这一支强大地力量。风云无忌早有心去看个究竟。只是一直没有时间。

“盘古一族我已经知晓。我试试能不能使他们恢复神志。如果不能地话。再试试其他办法。”风云无忌从容道:“诸位长老再想一想。太古是否还有其他隐藏力量?----神魔之战关系重大。我希望能集中太古所有能集中的力量。而不只是。武。法。巫。三支力量!”

太古隐藏地秘密太多了。从守护一族。到东海青龙空间。再到盘古一族……。每次风云无忌以为自已对太古了解的差不多的时侯。总会出现一些新的秘密。比如古战碑这种秘密。他便毫无所知。这类东西神秘莫测。神识虽然奥妙。但这类东西。并非感应一下就可以找到的。”

众人相互看了眼。最后摇了摇头。在众人的记忆中。似乎再没有什么辛秘了。

“其实……。如果至尊能够找到邪主蚩尤的话。或许能得到他的帮助!”一个声音突然**到。

地下石室内。光影一闪。已多了一名精神矍铄的银老。这名老满脸皱纹。眉目之间隐藏着一丝深深的憔悴与哀伤。

“师尊!”风云无忌眼睑猛的睁开。一缕震惊与喜悦的神色迅疾的从瞳孔中闪过。

这银老不是别人。正是在圣殿地下室中。刻下意念剑体的剑前辈(全本..)

吉林.为您提供飞升之后无弹窗广告免费全文阅读,也可以txt全集下载到本地阅读。

长春市治银屑病好医院
京都儿童检查费用要多少
贵州治疗癫痫病哪家专科医院好
日照治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遵义哪家治癫痫好
分享到: